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亚马逊CEO贝索斯转型:被迫成为政府关系冲锋者

亚马逊CEO贝索斯转型:被迫成为政府关系冲锋者 推荐 第1张

导语: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本周三将首次前往美国国会发表证词,这标志着他所扮演角色的重大转变。此前在亚马逊的政府关系事务上,他基本采取了放手不管的态度。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去年9月,亚马逊ECO贝索斯在距离白宫两个街区、著名的全国记者俱乐部内,滔滔不绝地讲述关于全球变暖的可怕数据。当时,他说自己有一些激动人心的事要宣布。

他揭开了一个高耸的招牌,但上面并没有出现亚马逊的名字。这个招牌介绍了他的“气候承诺”,一个旨在推动企业减少碳排放的项目。是的,亚马逊是当时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这个项目上签字的公司。但贝索斯说,这会带来更大的动力。

尽管这是个关于亚马逊的公司新闻,但被描绘为更宏大的愿景。

这次活动反映了贝索斯对华盛顿特区的态度。他抓住机会把自己塑造为政治家,例如《华盛顿邮报》的挽救者,在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中占有一席之地。与此同时,他不喜欢从事日常工作来加强亚马逊对政策制定者的影响力。

然而,当本周三贝索斯首次前往国会发表证词时,一切都变得不同。他将与Alphabet、苹果和Facebook的CEO一起,参加国会对美国科技巨头的调查。预计他将面临更猛烈的批评,以及来自各方面的问题,例如亚马逊的劳动条件、市场地位,以及他作为世界首富的地位。

这种形式在公众场合的露面是贝索斯以往一直极力避免的。

关于自己的老朋友贝索斯到目前为止如何与美国政府打交道,AOL联合创始人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说:“这不是传统的政治游说,更像是长期的关系建设:逐步建立声誉,可能持续数十年。”

亚马逊拒绝对贝索斯的情况发表看法。

贝索斯于2013年来到华盛顿特区,引发了震动。当时,他以2.5亿美元的价格从长期所有者手中收购了《华盛顿邮报》,给这份老牌报纸带来了新的生命。2016年,贝索斯买下了当地最大的房子:卡洛玛社区一座2.7万平方英尺、曾经是博物馆的豪宅。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其他政治人物都住在那里。

随着贝索斯在纽约的影响力不断提升,亚马逊也是如此。亚马逊开始投入更多资金,以传统的方式去影响政策制定者。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的数据,2019年,亚马逊在游说联邦政府方面花费了1680万美元,而2015年时还不到1000万美元。亚马逊披露的数据也显示,去年,该公司向相关的智库和协会捐赠了1110万美元,是上年的两倍多。2018年,亚马逊还选择距离华盛顿特区很近的弗吉尼亚州水晶城作为第二总部所在地。

贝索斯偶尔也会出面,给亚马逊这方面的工作站台。例如2017年,他在“互联网协会”的年度大会上接受了该组织负责人的采访。互联网协会是代表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巨头的游说团体。

然而,就像他对亚马逊许多其他部门所展现的态度一样,贝索斯对政府关系和公关部门采取了不插手的方式。这个部门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有800多名员工。他会途径华盛顿特区参加一年一度的亚马逊董事会会议,同时每年还会低调拜访华盛顿特区几次。

他一直避免与公司最尖锐的批评者举行公开会面,这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做法不同。后者几周前与抵制Facebook广告活动的组织者举行了会议。贝索斯也不会像Alphabet的掌门人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2018年所做的那样,习惯性地招待对公司存有疑虑的国会议员。与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不同,贝索斯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没有密切的关系。

亚马逊的政府关系工作留给了其他高管。2013年,当时亚马逊内部的明星高管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陪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参观了亚马逊的仓库。最近几年,奥巴马前新闻秘书杰伊·卡尼(Jay Carney)则成为了亚马逊与国会议员互动的纽带。

卡尼在这方面做得不错。例如,他此前给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打电话,解释由于遭到当地社会活动家和政界人士的强烈反对,亚马逊不得不放弃在纽约州设立第二总部的承诺。而当来自佛蒙特州的独立参议员伯尔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要求亚马逊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时,他也成功应对了危机。

当特朗普首次参加大选且支持率落后时,贝索斯曾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称,他想要“把特朗普送上太空”。然而在特朗普当选之后,贝索斯一直保持沉默,即便特朗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断抨击《华盛顿邮报》,称这份报纸是在按亚马逊的要求行事。目前,这份报纸为贝索斯私人所有,而不是亚马逊。

凯斯说:“贝索斯通常会耸耸肩说,这也是合理的。我肯定贝索斯不喜欢这样的局面,但他还是接受了。”

到2018年,华盛顿特区当地媒体报道称,贝索斯已经“悄悄地变成了一名游走自如的华盛顿特区社交名流”,旁边的插图照片显示他站在华盛顿纪念碑上。华盛顿人寿对当地最富裕居民进行的跟踪调查显示,贝索斯已经是华盛顿特区最有权势的100人之一。11月,他在史密森学会的“全国肖像画廊”晚会上获得奖项,该画廊也宣布将收藏他的肖像。

近年来,贝索斯的公众知名度也不断提升。去年,他宣布与妻子麦肯齐离婚。几天后,美国媒体《国家询问报》就曝光了他和前电视主持人劳伦·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婚外情。贝索斯随后指责这份小报“敲诈勒索”,称该报纸威胁发布他的不雅照片,除非他主动澄清这家亲白宫媒体在关于他婚外情的报道中没有政治动机。

今年1月,贝索斯在自己的豪宅中亮相,招待了政商界的知名人物。邀请函是从《华盛顿邮报》公司的电子邮件地址发出的,署名是“杰夫”。

宾客们聚集在房子的楼下和后院。来宾包括特朗普的女儿女婿伊万卡和库什纳等政治人物,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等企业高管,以及演员本·斯蒂勒(Ben Stiller)等明星。

犹他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当时也在现场。几周后,他在谈起这栋豪宅时说:“房子与最初的设计保持了高度一致,装修很有品味。”

罗姆尼表示,他在派对上只和贝索斯进行了简短的交谈,感谢他的盛情款待。不过,他与另一名著名来宾比尔·盖茨(Bill Gates)就气候变化和核能问题进行了更多的交流。“所以,这是最令人愉快的。”他说。

然而,本周国会山的环境可能会变得不那么友好。最近几个月,贝索斯的财富增加了500多亿美元,但同时疫情导致了美国失业率的飙升。因此,贝索斯成为收入分配不公的具体体现。随着越来越多美国人因为疫情而被迫网上购物,对亚马逊市场主导地位的质疑也越来越强烈。亚马逊仓库的工人也认为,亚马逊追求快速送货,但将他们置于被病毒传染的风险中。

尽管政界人士对亚马逊的担忧越来越明显,亚马逊此前仍拒绝让贝索斯前往国会。直到立法机构威胁要向他发出传票之后,亚马逊在最终同意这样做。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子委员会主席、罗德岛州民主党众议员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5月份在Twitter上直言:“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无论他多么富有、多么有权势。”

凯斯认为,国会议员可能并不会看到贝索斯的不安。他提到,两年前贝索斯与私募股权大亨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一起出现在“华盛顿特区经济俱乐部”的舞台上。贝索斯谈论了各种话题,包括刚刚成立、用于支持教育和无家可归者的20亿美元基金。

凯斯在活动中与贝索斯的父母坐在一起。他说,房间里很多人实际上都不认识贝索斯,但他们对贝索斯这个人印象深刻。凯斯说,贝索斯在准备好的谈话稿和自由发挥之间来回跳跃。“他最好的形象大使就是他自己。”(维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亚马逊CEO贝索斯转型:被迫成为政府关系冲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