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大学生网购鹦鹉售卖被判6年 律师:系人工驯养,应区别对待

大学生网购鹦鹉售卖被判6年 律师:系人工驯养,应区别对待 教育 第1张

大学生网购鹦鹉售卖被判6年 律师:系人工驯养,应区别对待 教育 第2张

在网上购买27只鹦鹉并卖出两只后,昆明一大学生韩某龙被公安机关传唤,此后被控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审获刑六年。

他购买的鹦鹉,有25只为绿颊锥尾鹦鹉,2只为亚历山大鹦鹉。其中亚历山大鹦鹉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亚历山大鹦鹉和绿颊锥尾鹦鹉均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Ⅱ。昆明五华区法院经过审理认为,韩某龙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他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提供重要线索,使公安机关得以侦破其他案件,有立功、自首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7月22日,韩某龙的辩护律师肖明静对澎湃新闻称,案发时韩某龙是一名大四学生,他不知道收购、出售鹦鹉违法,不具备主观故意,且有证据证明涉案鹦鹉为人工繁殖驯养,即便构成违法,依照同类判例,一审也量刑过重。

对于韩某龙的主观故意,五华区法院认为,韩某龙通过非法渠道购买鹦鹉,他对自己行为的违法性具有明确认知。一审宣判后,韩某龙以不知道买卖人工繁殖驯养的鹦鹉违法为由,提出上诉。

收购27只鹦鹉贩卖2只,大学生获刑6年

肖明静称,韩某龙家住青海省化隆县,2015年考入昆明某高校,因家庭贫困,他在学习之余在朋友圈售卖宠物赚取生活费。2019年初,他因平时卖的宠物在冬天都不会繁殖,没有宠物卖,又刚开学,急需生活费,寻找货源过程中在网上购买了27只鹦鹉在朋友圈进行售卖,但只卖了两只就出了事。

韩某龙收购的27只鹦鹉中,有25只为绿颊锥尾鹦鹉,另两只为亚历山大鹦鹉。据昆明市五华区检察院起诉书,韩某龙在2019年3月13日未经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批准,以76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上述27只鹦鹉,其中亚历山大鹦鹉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亚历山大鹦鹉和绿颊锥尾鹦鹉均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Ⅱ。

五华区检察院指控,韩某龙在购买鹦鹉后于2019年3月17日分别将两只亚历山大鹦鹉以1200元和1000元的价格出售给陈某和李某。3月20日,公安机关在韩某龙住处缴获绿颊锥尾鹦鹉25只,同日电话通知韩某龙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

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韩某龙刑事责任,其收购的25只绿颊锥尾鹦鹉虽尚未出售,但系已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属于犯罪未遂。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该案一审审理期间,韩某龙的辩护律师曾对他作无罪辩护,认为韩某龙无罪。法院认为韩某龙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行为符合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构成要件,对该辩护意见未予采纳。

五华区法院经过审理认为,韩某龙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韩某龙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提供重要线索,使公安机关得以侦破其他案件,有立功、自首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对于韩某龙所称自己不知道非法收购、出售的是野生动物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韩某龙通过非法渠道购买鹦鹉,他对自己行为的违法性具有明确认知,对于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韩某龙有期徒刑六年。

一审宣判后,韩某龙以不知道买卖人工繁殖驯养的鹦鹉违法为由,提出上诉。

律师:鹦鹉系人工驯养,应区别对待

7月22日,韩某龙的辩护律师肖明静对澎湃新闻称,在该案中,涉案的鹦鹉均为人工驯养繁殖的,韩某龙在事先也并不清楚收购、贩卖鹦鹉违法,且在该案中存在立功、自首等情节,“即便构成违法,依照同类判例,一审也量刑过重。”

据肖明静介绍,深圳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例中,王某因非法饲养、繁殖40余只珍贵、濒危鹦鹉并出售获利,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深圳中院在终审判决中对王某处以法定刑以下刑期。

该案的二审判决书显示,深圳中院认为,王某非法收购、出售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论罪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鉴于多数涉案鹦鹉系人工驯养繁殖,王某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相对小于非法收购、出售纯野外生长、繁殖的鹦鹉,故可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并据此在法定刑以下改判王某有期徒刑二年。

肖明静说,本案中同样有相似情节,一审中适用的是《刑法》第341条,但该条款系针对“野生动物”,而此案中韩某龙售卖的鹦鹉均系人工驯养,“卷宗中的相关鉴定意见和证词均可予以证明。人工驯养的鹦鹉不应与野生动物同等保护。”

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此外,肖明静认为韩某龙不具备收购、出售珍惜、濒危野生动物的主观故意,此前他像以往卖宠物一样在朋友圈公开宣传打广告对鹦鹉进行售卖,“若他事先知情,不可能这么愚蠢高调地在朋友圈售卖。”

韩某龙在上诉书中称,他所购买和出售的鹦鹉系人工选育繁殖的,跟真正的野生动物有区别,他的行为没有对自然环境造成破坏和影响;且涉案鹦鹉在网络平台和实体店均有售卖,他看到别人在卖才去卖,没有犯罪故意。

肖明静说,韩某龙因售卖鹦鹉出事后一直瞒着父母,直到一审被判刑后他父母才知道真相,母亲每次与律师通话时都泣不成声,“他的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现在因涉罪已无法拿到毕业证,我希望通过辩护为他赢得一次机会。”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大学生网购鹦鹉售卖被判6年 律师:系人工驯养,应区别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