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疯狂“长寿药”背后:原料私自灌装贴牌国外镀金天价出售

疯狂“长寿药”背后:原料私自灌装贴牌国外镀金天价出售 财经 第1张

远离消费陷阱,规避消费误区,提升消费体验,黑猫投诉平台全天候服务,您的每一条投诉,每一次对消费的建议,都可能会改变这个世界。投诉请上黑猫:【点击投诉】

原标题:疯狂“长寿药”背后:原料私自灌装贴牌国外镀金天价出售

60粒,9.6克,售价却从2000元直至过万不等。似乎一夜之间,在小圈层蹿红已久的“长寿药”,以一种轰动的方式进入大众视野。

“长寿药”吸引的不只是想要长寿的人:该领域代表上市公司金达威11天创下8个涨停,正在印证着资本的癫狂。

嗅觉敏锐的投资人姚远(化名)注意到了“长寿药”NMN领域近期的爆火趋势,一份在业内流传、看好该领域的研报更令他跃跃欲试。经过选择,过去从来不买保健品的姚远决定亲身试药,并网购了一款美国品牌的NMN产品。

“吃到第四天了,暂时没什么感觉。”姚远说。

尽管如此,“长寿药”的“潘多拉魔盒”已经开启。“李嘉诚这些名人都在吃,还投资”“我们是明星代言,老客户都会两组、三组地拿货,还介绍很多新客户过来。”7月23日,名为威纳德品牌的NMN销售人员不断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推荐公司的NMN产品,可以延缓衰老、李嘉诚投资、明星都在吃成了口口相传的产品卖点。

“神奇”药效背后却暗藏隐秘的角落。记者采访了解到,“长寿药”的核心原料NMN在国内销售十分普遍,安全性和有效性却并未被国内承认。国产原料,国外包装成保健品,NMN产品正通过跨境电商晋升为国内新宠。

出口转内销?

国产原料2万元/公斤,国外“镀金”后按克卖出天价

NMN学名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有研究成果显示其能够对小鼠产生“逆龄”效果,傍身“长寿药”,拉开了其被市场追捧的大幕。

月初,上市公司金达威旗下美国子公司上线一款品牌为Doctor‘s Best的增强型NMN产品,60粒/瓶的素食胶囊,每两粒含量NMN成分为320mg。不过,一瓶NMN含量仅9.6克,在金达威打出“开启逆龄之旅”的标签后,商品原价高达2999元/瓶。

7月21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这款产品已经断货,现在开启预售模式,预售后到手价格为1499元/瓶。

贝壳财经记者在各大电商平台搜索发现,目前大多NMN产品的规格为150mg*60粒,用量一个月,但售价却高达1500元一瓶,部分品牌超过2000元。

这类号称“长寿药”的NMN产品,真的值这么高价吗?贝壳财经记者发现,目前在阿里巴巴、招商网等多个平台都能够购买到NMN原料,大部分售价12000元/公斤到25000/公斤之间。

近日,贝壳财经记者以购买原料为由,联系到多家NMN原料销售商,其中广州市鸿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人员钟凯(化名)告诉记者,公司目前有两款NMN原料产品,一款为化学合成法生产,一款为酶法生产,酶法生产NMN原料价格需要20000元/公斤。

“那些国外的NMN产品就是这个(原料)”,钟凯表示,公司的NMN原料大部分销往国内,一些销往国外,国外工厂加工成NMN保健产品后,再由跨境电商卖到国内市场。

此后,记者在多个平台看到,大部分酶法工艺NMN原料都在2万元左右,该原料均为白色粉末装,有几百克不等的袋装,也有大容量桶装。

通过与多家NMN原料供应商沟通,记者发现,在国内购买NMN原料再到国外包装成为NMN胶囊产品,最终通过跨境电商流入国内市场是目前最为普遍且合法的运作模式。

“你去看很多进口NMN产品的原料厂商,都是国内的”,一位NMN供应商称。

“长寿药”看似神秘,配料却并非稀有昂贵。记者注意到,金达威旗下NMN产品每两粒胶囊NMN成分为320mg,白藜芦醇含量500mg、红景天提取物200mg、西洋参提取物50mg。多个交易平台显示,白藜芦醇(葡萄皮提取物)售价在1500元/公斤左右,红景天提取物因含量等不同售价差异较大,从几十元一公斤到上千元一公斤不等。此外,一款在售西洋参提取物原料售价为260元/公斤。

按公斤计价的原料,包装成保健品后却以mg卖出了“天价”。

事实上,并不是每个NMN产品都提到其他配方。7月27日,贝壳财经记者在基因港旗下的NMN产品艾沐茵京东旗舰店销售信息上看到,该产品的包装规格为150mg*60粒,每粒胶囊有150mg高纯度NMN。这意味着,基因港的胶囊里很可能都是NMN。

艾沐茵商品信息介绍中还提到,国外知名网站Sigma-Aldrich上95%以上纯度的NMN原料500mg售价仍为11785元。

不过,记者注意到,基因港很早就在国内布局了原料生产。根据拟IPO企业康鹏科技招股书,公司旗下子公司上海万溯受基因港子公司上海耐恩委托负责NMN部分工序的辅助加工。今年7月,基因港宣布在国内成功建设了号称世界最大的NMN原料生产工厂。

幕后推手

多品牌招代理不看资质,售价2200元/瓶可980元拿货

作为一种新资源,NMN走出国门成为一款高端的保健品后,视线已转至国内,并将其视为黄金地带。7月24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检索NMN招商代理发现,包括来自美国、日本、澳洲等地的多个品牌都在招NMN国内代理。

7月23日、24日,记者联系多个NMN品牌咨询产品招商代理情况。一家名为威纳德品牌的NMN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一般能够一次性购买50瓶产品就能成为批发客户,即成为该品牌代理。

“拿500瓶”,该销售人员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布着一些代理拿货的聊天记录截图。

该工作人员表示,只要记者自己有客户渠道,可以在线下实体店铺、淘宝、微商平台等销售。公司NMN产品正常销售价格为2200元/瓶,代理可以980元/瓶的价格拿货。

“你去哪里卖都没有什么问题,对我们官网都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有的线下代理会给消费者开会,介绍产品有多好多好。”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品牌对销售代理是否有资质并不在意,而记者此后联系多个NMN海外销售品牌发现,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7月24日,一个品牌为迈肯瑞尔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公司同样招代理商,如果销量较小的代理前期只能作为“代购”存在,并不需要资质。但如果要正式签约成为真正销售代理,需要拥有食品经营许可资质。迈肯瑞尔工作人员详细介绍该品牌的销售情况后表示,目前公司只是线上招代理,因为销量太好,现在海外仓里面的货物已经由20000多瓶到了2000瓶左右。

记者在京东国际看到,迈肯瑞尔旗下的NMN产品为2580元一瓶。“如果线下代理的话我们只能给你50瓶的货”,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原料也疯狂

供应商做起低价“直供”买卖,可定制胶囊还能贴牌销售

NMN产品悄然成了人们口中“逆转衰老”、“延年益寿”的代名词,市场的野蛮生长逐渐浮现。

记者在国内一些化工原料交易平台看到,NMN的分子式为C11H15N2O8P,CAS号为1094-61-7,部分NMN原料的商品详情中,并未明确归类NMN所属范围。但一些供应商将NMN原料标注为“食品添加剂”或者是“食品级”、“营养强化剂”等类别。而记者在《GB 2760-2014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并未检索到该物质成分。

“它(NMN)在国内什么都不是”。7月24日,一位NMN供应商黄女士告诉记者,在国内合法合规销售的产品中添加NMN也属于不合规行为。“想要拿来卖并体现(标示)出来是不行的,它(NMN)是无证产品,一般国外用作膳食补充剂。在国内不能作为产品,只能作为生产原料。”

7月24日,一家试剂经销商提醒记者,购买NMN只能用作实验及生产使用,不能做其他用途。尽管如此,一些原料厂商早都有了自己的生意经:有的直接将NMN原料分为小包装卖给消费者食用,有的甚至可以帮助客户代加工成为胶囊,贴牌销售。

“自己做(NMN胶囊产品)大部分都是用合成工艺的,主要是便宜”,钟凯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工厂每年可以产出5吨NMN原料,如果想要直接加工灌装成胶囊,一公斤NMN只需几百块加工费用,而且可以贴上记者提供的任何商标。

得知记者希望自己在国内加工NMN产品并销售,钟凯表示,这款产品人体的摄入量就是0.2到0.5克,“有0.3、0.5的胶囊壳,你直接灌装就可以了,不用配别的东西,一般是灌装到0.5的胶囊,一天吃一次,一次一粒就行。”

记者调查发现,这类可以代加工胶囊的工厂不在少数,有供应商提示记者因为法律风险不接此类代加工订单,但个人买到NMN原料后在哪里加工、如何加工并不会再干涉。

代加工只是NMN产品乱象的冰山一角。

7月24日,贝壳财经记者在一个名为“江苏潇斐生物科技”的淘宝店铺看到,在售的一款NMN产品一瓶含有20粒到500粒不等的胶囊,售价从28元/瓶到360元/瓶。

“江苏潇斐生物科技”店铺内,销售灌装好的NMN胶囊。

这款产品中每个胶囊含有0.5gNMN原料,客服人员发来的产品图片显示,NMN原料被灌装在胶囊中后,封装在圆形罐子内,保质期两年,生产许可证号显示为“SC12731011200552”,生产商显示为江苏潇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致电该瓶装产品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工作人员表示,该工厂主要做酶法NMN原料,“一般要胶囊的比较多,方便服用,你要求多大(胶囊规格)的就有多大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销售方为虚假公司。记者在中国QS查询网上检索上述生产许可证,并没有任何结果。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企查查等平台也尚未检索到关于“江苏潇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任何记录。

此外,阿里巴巴批发网站上,广州宏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津婧化工有限公司店铺均有10g/瓶的NMN原料粉末在售。记者咨询广州宏程生物NMN原料粉末如何使用时,客服回复“一天两次,一次半勺,饭前”。

而这一商家店铺中已有不少消费者分享服用后的独特体验,其中包括“吃完身体反应就像发烧。”

一款NMN10g装的原料产品,不到24小时里有5位消费者购买。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按照我国规定,NMN属于新资源,要想作为保健品在国内获批上市必须经过临床试验,目前并无NMN产品在中国正式获批上市,且未来该产品在中国获批上市也十分困难。

史立臣对记者表示,目前,美国FDA只认可了NMN的安全性,并未对NMN的效用有任何背书。“私自灌装(NMN原料)售卖肯定有问题,国家没有批这类产品。”史立臣表示。

■ 聚焦

“风口”之下的长寿药概念:

10只概念股7月以来市值飙升逾200亿

“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是致力于延迟人类死亡的公司,2025年这个市场将达6000亿美元,人类的健康寿命将很快达到100岁。”美银美林曾在一份报告中表示。

而眼下,在老龄化逐渐显现的中国,“长寿药”这片蓝海正掀起巨浪,吸引着众多公司淘金。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29日,有10只股票被纳入“长寿药”概念股,其中包括本月来因NMN产品上市而受追捧的金达威,以及一些NMN原料生产商、烟酰胺生产企业。

另据Choice数据显示,上述10家上市公司7月初的市值合计774.95亿元,截至7月29日收盘,市值合计1005.99亿元。

概念股市值飙升 

多公司被建议做NMN

“公司只要厂房工艺先进又多余,如果要生产NMN应该没问题吧?”

7月29日,深交所互动易上,又一家上市公司收到了投资者“生产NMN”的建议。仅这一天,就有雅本化学、金达威、丰原药业、新华制药等超5家的上市公司被投资者提出关于NMN的问题。

这源于7月8日,金达威旗下美国的控股子公司Doctor‘s Best上线了名为“NMN抗衰老 Doctor’s Best/多特倍斯DRB NAD”产品。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29日,有10只股票被纳入“长寿药”概念股,其中包括本月来因NMN产品上市而受追捧的金达威,以及一些NMN原料生产商、烟酰胺生产企业。

在7月初至7月29日,上述10只股票有7只的区间涨幅都超过了10%,其中金达威区间涨幅达到了100.92%。这10只股票,在此区间还共同拿下24个涨停板,其中金达威就占9个。

上述“长寿药”概念股中,友阿股份7月13日表示,公司于今年年初与Herbalmax中国代理商正式签订了合作协议,Herbalmax品牌已在公司电商平台友阿海外购及线下体验店售卖。

7月14日,银禧科技在回答投资者时表示,公司参股孙公司参股的苏州引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相关产品目前属于研发早期,未来能否研发成功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7月14日,众生药业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全资子公司正在进行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开发工作,目前处于中试阶段。

此前的2019年10月,雅本化学公告,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12.5亿元建设原料药项目,其中涉及的酶制剂及绿色研究院项目要开发生产NMN等生物酶制剂及相关生物技术产品。

此外,兄弟科技、红太阳、华润双鹤、尔康制药等也因生产烟酰胺和烟酸被纳入“长寿药”概念股。

NMN临床依旧不完善

专家:不建议健康人吃

NMN到底是一款什么产品,不仅能让人“长寿”,对上市公司股价的拉动也有如此威力?

NMN即“β-烟酰胺单核苷酸”,在人体中NMN是NAD+的前体,其功能是通过NAD+体现,号称是能够延缓衰老的“长寿药”。

“感觉睡眠踏实了很多,人也精神不少”,类似的广告语的售后评论也充斥在一些电商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售NMN产品中均属于未完成过全部人体临床试验,大部分产品的“长寿”理论均来自于美国、日本等国研究学者发布的论文。目前FDA也仅认可NMN的安全性,而并不认可其有效性,FDA仅对NMN产品通过膳食补充剂认证,并非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药品。

目前针对NMN的论文中,大部分涉及的NMN试验是在小鼠身上做动物实验得出的“延缓衰老结论”。在较多NMN产品中商家也会介绍:“以上声明未经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认证。本产品不用于论断治疗,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

7月22日,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对记者表示,NMN属于新资源,新资源做保健品必须在中国做临床试验. 而动物实验并不能表明该产品对人有功效。

现就职某药企的浙大生物化工毕业博士谢文平表示,“没有证据证明补充NMN可以延长人类的寿命”,谢文平表示,当前在人体临床试验方面NMN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积累数据不够。

“在当前产品开发阶段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和临床试验能够证明NMN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前提下,健康人群没有必要去补充NMN。延长寿命的最佳方法还是劳逸结合,保持身心健康,身体出现毛病,及时上医院就诊是最佳选择。”谢文平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李云琦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疯狂“长寿药”背后:原料私自灌装贴牌国外镀金天价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