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最难留学季:无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价网课是个例?|观潮

最难留学季:无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价网课是个例?|观潮 推荐 第1张

新浪科技 花子健

截至7月26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官网及公开报道统计的数据,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患者已经突破1600万例,全球的单日新增轻松突破30万例。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在蔓延,但在美国或者是已经度过高峰期的欧洲,都在逐步重启生活和经济,争取恢复社会秩序。

中国在局部地区还有小范围的疫情传播,但总体而言已经控制住了疫情,生活逐步恢复正常。但有一群人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前途未卜,甚至为此感到迷茫。

此前抢购价格不菲的机票回国,目前仍处于国内的中国留学生,一度因为“花费14万元上网课”成为焦点。花费天价在国内留学,留学生群体究竟何去何从?事实又究竟如何?

留学生眼中的网课:14万或是个例,国外网课相对划算

“14万元上网课,如果真的有,那也只是个例。不然就是自媒体骗流量和点击。”何杨说,14万上网课和留学生联系起来,足够吸引眼球。

何杨在美国留学,在他4月选择回国的时候,美国刚迎来第一波疫情高峰期。即使机票花费不菲,但好在不需要经过太多中转,他的父母也竭力让他回到国内。如今迟迟无法回去,最终选择先待在国内工作。

经过隔离期之后,何杨曾经担心学业的事情。他即将毕业拿到学位,不过在遇到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一切都变得不确定。

不过最终他还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先不回到美国,与学校和导师保持沟通,同时在国内先找工作。最终,他在家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相对和自己所学专业、兴趣比较契合的工作。

虽然他已经不需要上网课,但是作为留学生,他看到不少关于留学生“花14万上网课”的新闻后,还是觉得很不解,“我觉得是骗点击。因为就我了解,这些都是个案,在美国,其实上网课更划算。”他说,因为很多工作的美国人想继续读书,也是上网课。

“只不过,如果网课期间,学校真的要求缴纳全额学费,即使是在国内上课,也必须缴纳。”何杨说。

在6月初花费超过三万,经过两次中转,在机场等待接近20小时才回到国内后,李晓经过14天的集中隔离,逐步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状态。

回国前,她在5月顺利从预科学校毕业,拿到了目标大学的录取确认。而之所以决定如此费尽周折回国,是因为父母担心,“虽然欧洲还处于疫情高峰,但我自己在国外其实觉得还好,少出门做好防护就好了。”她说。

回到国内后,她在指定入境城市进行了集中隔离。在6月下旬,她回到了家里。

出国读书前,李晓曾经工作了三年多时间,出于职业转型的考虑选择中断工作,出国读书。已经适应工作节奏的李晓,恢复正常生活状态后,她还是坐不住了,“既然暂时没法回去读书,也闲了两个多月了,现在只想找份工作。”李晓在个人社交媒体如是说。

但目前想要找到一份工作并不容易,特别是李晓这样的状态——等到疫情稳定,就得回去重新开始学业。这也就意味着李晓并不能长期在国内工作,这是雇主比较忌讳的一面。“我可能没法如实告诉我的准雇主,我在国外攻读硕士学位。”李晓说,这不妨碍她好好完成工作。

最难留学季:无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价网课是个例?|观潮 推荐 第2张

工作之余,李晓还有可能要面对网课。即使没有办法回到学校,还是要按照正常的学期安排来进行上课,类似于李晓这样的只能选择网课。“网课不是不好,只是缺少留学的体验感,我去留学一方面也是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她说,网课毫无体验感,因此觉得不划算。

即使只是网课,李晓的学费和其他费用是要全额缴纳。“不过,说实话那些报道的14万元上网课有点夸张,如果是在语言班倒也不是不可能,我所在学校的语言班,一个月花费就差不多1万。”李晓说。

李晓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一是因为自己暂时不需要上网课;二就是自己选择出国的时间非常恰当,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许多国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如果她去年没有选择出国读书,“那估计我父母都不会再让我出去了。”

类似于李晓和何杨这样的留学生还有很多,在回到国内之后,暂时不能按时返回学校继续学业,还要忍受各种报道带来的困扰。不少人选择了找工作,等着回去继续学业的时机,不少人则选择在上网课的同时,尽量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

在回国的留学生中,都有一些共同点——承担不菲的费用,路途曲折。

最难留学季:无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价网课是个例?|观潮 推荐 第3张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外出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达到66.2万人,遍布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中国留学生最青睐的五大留学目的地分别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而美国恰巧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英国的累计确诊病例数也即将突破30万。

一家航空公司的职员告诉新浪科技,国内的四大航空公司均执行撤侨的包机,从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发过、加拿大等国家撤回不少侨民,这其中也包括有意愿回国的中国留学生,虽然票价不菲,但几乎每一趟航班都是满员。

“曾经有留学生接到航空公司的售票电话,就直接用信用卡买票了,事后怀疑被骗了,还让我查询了解过。”该职员告诉新浪科技,这主要是因为包机的售票方式区别于传统的购票,不在航司的系统内。这也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以帮助购买回国机票为由进行诈骗,“不少留学生都被骗了。”他说。

没有登上包机而又希望赶着回国的留学生,只能找各种渠道购票,不仅要花费更多的钱,还要面对转机等待,路途曲折而风险提高的可能性。

等待中的留学机构:教育是刚需,疫情只是插曲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很大,每一个个体都很难完全从这些影响中抽离出来,甚至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归正常。

回国的留学生们,曾经迷茫,也都有各自的担心;即使是留在了当地没有回国的留学生,牵动的更是国内的亲戚朋友的心。但即使如此,也有很多人选择要迈出留学这一步。

最难留学季:无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价网课是个例?|观潮 推荐 第4张

从大学刚毕业的赵子涵没有在实习中得到转正的机会,当然,她也已经不再需要这个机会。“我计划去留学,但不是在今年。”她说,本来有点犹豫,但如今则是下定了决心。

此前,她在一家在线教育机构实习。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大中小学都没有按照正常计划开展本学期的课程,所以很多学生都只能在线上上课。这段时间她非常忙碌,“几乎等同于正式员工,加班,开会,做项目我都参与了。”这一切,只是因为线上教育的需求迅猛增长,她不得不被当做一名正式员工来使用。

虽然最终不能转正,但她同样对这段经历感到难忘,她不仅仅感受到了工作的节奏,了解到了自己的短板,也下定决定要继续深造,出国留学。

不过因为国外的疫情仍然没有被控制,她将留学计划推迟到了明年。“我英语也不是特别好,刚好可以好好准备一段时间,争取上个好的学校。”她说。

李雪晴也决定去留学,但她的情况稍显特别——已经结婚的她,在经历过数段工作经历之后,才决定去留学,并成功劝说自己的丈夫参与其中。

“是的,我的丈夫和我一起去留学。”她告诉新浪科技,不过劝说成功她这是迈出了第一步,后续他们还要一起面对语言考试,完成学校的申请,才能实现“共同留学”的目标。

她选择留学,一方面是想要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另外一方面则是对现状感到不满意。即使曾经在不少大型互联网公司都工作过,但是她对于工作的激情在日渐减少,以至于很难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所以选择一种新的活法,放松自己,提升自己。

“明年(2021年)会是比较好的申请时间,一是因为疫情可能会被控制住,二就是学校在稳定后,可能会提供比今年更多的名额。”一家小型留学服务工作室的创始人刘建告诉新浪科技,2020年申请的学生很少,比往年少了很多。但是预计2021年会有增长。

“但即使如此,我们没有涨价的计划,服务费和之前持平。”他接着说,对于留学服务机构来说,2020年其实不算是特别困难,因为他们从2019年开始就为很多计划2020年入学的留学生进行服务,出现疫情后也有一部分学生推迟了机会,但是并没有完全放弃。

等待,是刘建在安抚自己的客户之外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也有一些留学机构选择在此时进行自我调整,以做好充足准备应对留学潮的重新出现。

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留学服务机构,近期还在重庆新设立了一家分公司。“我们预期,恢复正常后,准一线城市会有大量申请留学的需求,这算是提前规划。”该公司一位业务负责人告诉新浪科技,教育是永恒的刚需,疫情只是插曲。

最难留学季:无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价网课是个例?|观潮 推荐 第5张

全球疫情下,没有谁是幸免者,不管是一个微小的个体,还是各行各业的从业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

花费数万元归国,在国内“留学”,成为留学生的新体验;即使如此,也还有不少人希望能踏上留学的路。在这个最难留学季,大家遭遇了各种不同的困难,也有了许多不同的想法。

但唯一相同的是,不管是归国的留学生,等着踏上留学路的新人,还是给他们提供帮助的留学服务机构,能做的只有等。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最难留学季:无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价网课是个例?|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