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1张

原标题:“代拍”江湖,哪来年入百万?

最近“代拍”红了。从杨幂《斛珠夫人》剧组斥责代拍干扰拍摄,杨紫《青簪行》剧组为防止代拍用巨伞开路,到《皓衣行》工作人员和相关人员发生肢体冲突,这个催生于粉丝经济时代的“职业”,在一片骂声中成功“出圈”,成为继狗仔、私生之后,第三个神秘江湖。

“代拍”究竟是怎样一群人?他们真的可以年入百万?为什么屡次被诉破坏秩序?剧组和艺人又是否闻“代拍”色变?在新京报对职业代拍、剧组、艺人、粉丝等多方的走访调查中发现,各方对这个行业评价不一,有人说他们“必不可少”,有人说他们“触犯利益”,而在职业代拍眼中,他们又并非只为利益不择手段,甚至有自己的困境。在娱乐圈和饭圈充满灰色的生存秩序中,代拍似乎只是应运而生的一环,催生于产业,受制于产业,与所有娱乐民工一样,在娱乐至死的偌大江湖中,苟且求生。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1张

杨幂拍剧期间被跟拍。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3张

剧组被迫在社交媒体发布公告。

——买家说——

三五百元可购照片,千元包天拍“路透”

小白是一枚刚刚入坑的“新粉”,她的偶像是最近被各大综艺追捧的艺人A。她的电脑中有一个特殊的文件夹,专门收集A所有的作品截图、上下班私照甚至表情包等。其中“路透照”最为特殊,每一个子文件夹除了标明节目、作品外,还写了“300-500”不等的数字。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个文件夹价值数千人民币,都是从不同代拍那里购买的路透图。后面的数字,是购买价格。

小白第一次接触代拍,是购买A正在拍摄的某部古装剧的路透图。她被朋友拉到某个代拍群,群人数近500,其中包括代拍、粉丝、水军等。群活跃度不高,每天只有10条信息左右,大多是出售和求购的信息。小白在这里结识了一位专门跟A行程的代拍。这位代拍告诉她,购买7月6日A的片场路透图,“300,100P”,即300元/100张。小白觉得略贵,提出想买50张,但价格却是200元。“后来朋友告诉我,很多代拍会一下拍几百张,甚至上千张。如果我只买图包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很可能没人要,只能甩卖。所以他们通常建议多买。”

随后小白又询问了A近日参加某档综艺录制的路透价格,为300元/200张,还附送一个“fo”(即focus,直拍视频),比影视剧路透便宜不少;如果打包购买已播节目的路透还可以再打折,520元/600张,附送两个直拍视频。

据小白透露,目前A已经是圈内人气较高,又持续有作品输出的艺人,买代拍的人不在少数,但路透价格仍比不上市场顶流。例如某流量男艺人B与A录制同一档节目,A的包天拍摄价格大约是800元,但B的包天价格却是1000-1500元起。两人的CP图价格更高,A与B的同框图包150元/40张,包天则为1200元/500张保底。小白听朋友说,B刚出道时就曾被网友炒CP,但作品之外能拍到“发糖”的人很少;一旦拍到,甚至偶尔能卖到四位数一张。

这只是小白第一次接触代拍,而后她又与其他代拍购买了不同日期的片场路透,还有过去活动的旧图,“他没红时候的图,现在的价格也涨起来了,但更有收藏价值啊!别人都没有,只有我有(笑)。”小白很兴奋,代拍让她与偶像产生了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联结。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4张

代拍在网上卖图预览。

“站姐”偶尔也会卖别人的图

与小白初入代拍群不同,作为资深站姐的小Y,第一次买图要追溯到2016年。那时她的爱豆是韩国偶像团体,去一趟韩国追活动的成本很高,所以大部分韩娱的中国站子都会从代拍那里买图,维持营业,“如果开站子是想要为TA做点什么,那么就得持续性出图;如果开站子是为了赚钱,更得持续性出图。站姐发的活动图越多,质量越高,粉丝黏性越大。”

早些年,代拍都有专门的微博超话和相关账号,站姐们也建立了很多微信群,方便这个圈子的人互通有无。那些年在群里买图的人非常多,无论是站姐还是老粉,对代拍的态度都是各取所需,花钱解决烦恼。

直到前两年,小Y开始转战内娱,大部分图片都可以实现自产自出,但她依然坚持买图。在她看来,代拍的机器好,图质量高,反观自己拍摄的机场或活动图,要么角度不好,要么质量良莠不齐,“站姐当然希望出好图安利自家爱豆,让路人偶尔看到会觉得眼前一亮,所以买代拍的图,会是更好的选择。”此外,小Y也会考虑成本问题,类似于爱奇艺尖叫之夜、芭莎慈善晚会等艺人众多的大型活动,一张门票甚至几千块钱,如果只是为了拍自家爱豆,性价比非常不划算。

在近五年的买图经历中,小Y并没有常合作的代拍。但偶尔在机场遇到,也经常聊聊当天拍图的情况,对艺人、舞台的看法;如果发现两人粉的爱豆是一个圈子,就会成为好朋友。“但我的爱豆并非顶流,代拍对我的爱豆更多是正面影响,可以帮TA宣传。”小Y说,如果是流量的粉丝圈,本身拍图的粉丝和站姐就很多,跟有利益冲突的代拍,关系自然就差一些。

小Y对代拍就没什么恶意,只要能出好图,怼脸、拥挤、抢位置,小Y也可以忍受,除非真的糊了,“不然总有人要去的,也总会有人买的”,甚至有些时候,小Y也会在参加活动后充当一把代拍,顺便拍拍其他艺人,卖掉填补成本。在小Y看来,代拍只是顺应偶像产业的必然发展,他们无需理会饭圈的游戏规则,只负责产出图片,获取利益;但好在,他们也不会越过与饭圈的壁垒,“说到底他们是为了赚钱,商人的一种,和一些粉丝也能相互成就,那就和气生财呗。”

如果说粉丝、站姐是粉丝的利益分享者,剧组、艺人则实实在在是“ 被侵犯者”。他们时刻暴露在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下,最想隐藏的一面,总是无所遁形。但他们对待代拍,却拥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损失利益者抵制,既得利益者共生。

——被拍者说——

虽然不影响拍摄,但触犯制片方利益

小飞曾参与某古装IP剧的拍摄,男、女主角都是粉丝千万的流量演员,该剧组也成为横店内长枪短炮的聚集地。彼时,片场最常见的就是外人“穿帮”入镜,或在拍摄时发现远处的闪光灯。他们分布在绿幕架、挖掘机、远处的屋顶、工地梯子、大土山坡上,只要有耐心,长焦镜头总能捕捉到带妆的正脸。演员上、下车转场时,大量粉丝和路人更是毫无顾忌地冲上来围拍。

小飞分不清代拍、私生粉、站姐,所有人都戴着口罩,隐秘地扎堆在树林中,像伺机捕猎的猎手。但制片方的眼睛就像鹰,一旦发现镜头,就会马上暂停拍摄,然后派安保人员请代拍离开现场。

“但其实对拍摄的影响不是很大。”小飞坦言,片场对代拍早已见怪不怪,偶尔停下来维持秩序,拍摄部门就各干各的。而代拍们在遭到驱逐后,大多也会适可而止,很少出现《皓衣行》这样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他们也是为了利益。弄得影响大了,对他们,对我们都不好。”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5张

赵丽颖参加某综艺节目被偷拍。

虽然对摄制组而言,代拍不会过于影响进度,但对于各类合同上都会约定“保密协议”的出品方、宣传方而言,代拍对剧情、造型的路透,却是实打实的利益损失。综艺宣传冬冬负责的真人秀项目,常有流量艺人担任飞行嘉宾,录制时周边咔嚓咔嚓的闪光灯总是此起彼伏,不仅影响艺人录制真人秀的氛围和状态,也直接导致节目内容总被提前泄露。

综艺往往讲究严苛的宣传节奏,节目预告片剪辑、造型修图等,在发布前也必须同步给客户和艺人,通过审核后,再利用各方资源共同实现加成效果。但代拍总是造成节目造型、布景提前一两个月就被“路透”。例如赵丽颖在《中餐厅》节目中采购、搬东西、戴工帽,录制当天便可在网上搜到图片和视频;吴磊在《奔跑吧》的cos造型、THE9在《极限挑战》的综艺首秀等,还未播出就早已被高清拍了个遍。

冬冬就曾遇到艺人团队质疑是节目组“默许”,用来提前造热的噱头,有理也说不清。而待真正进入宣传期后,原本很多值得被重点推送的宣传点,也早已被营销大号搭配路透,无营养地转发了上万次,“我们被迫要经常调整宣传节奏、海报造型等。”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6张

《余生请多指教》在网上的路透图。

而制片人L女士谈到代拍,更是颇有怨气。她时常遇到剧组现场管理失调,安全无法保障的情况,但最重要的是,很多剧组的重要信息,却被故意发布到网上用作吸粉牟利,导致服化道、演员信息等剧方版权被违法侵犯,团队几个月辛苦策划的成果一夜间付诸东流。例如肖战、杨紫《余生,请多指教》中多场吻戏的路透已被营销号疯转万次,王一博在电视剧《冰雨火》中警服造型也在开机后多次被曝光。

“只言片语、模糊不清的图文视频,会让剧的制作品质得不到很好的展现,往往造成剧的负面影响,让大家都措手不及。像一部电影呈现出来的内容只有1、2个小时,如果拍摄过程中很多信息提前曝光了,未来的营销点就很多都没有了,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L女士称。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7张

杨紫所在《青簪行》剧组用大伞保护角色造型。

“价低活好”,个别艺人会私聊代拍

与剧组的态度截然不同,艺人方与代拍看似是“相爱相杀”,但事实上,“爱”更多些。

天辰从事了近十年的艺人宣传工作,虽没带过顶流,但却深谙艺人与代拍的相处方式。在她看来,专业代拍与追星的私生饭并非一类,更像“粉丝运营人员”,都是通过运营粉丝赚钱;还有一些自己经营媒体号,粉丝20万以上,都是真粉。大多时候艺人街拍、机场上下班照片,团队不会专门安排,而是与代拍形成“默契”,只需要让明星打扮得漂漂亮亮,等着抓拍就行,“在机场遇到了,认识的代拍就会帮忙拍我家艺人,拍完之后就给我们网盘链接,有图有视频。我们最多就是嘱咐一句,记得修图啊。”

在天辰眼里,代拍活好,便宜,效率高。专业镜头设备,咔咔几下能出几百张片子,之后选最好的,40分钟就能实现完美精修,堪比专业摄像师。“我有时候公司的图修不完,都会付费给熟悉的代拍,让他们帮忙。”代拍向艺人团队的要价也很良心,通常艺人街拍或写真,一般摄影师修图都要150元-200元一张,代拍只收60元,而且可以随时根据要求调整,“这还要啥自行车啊!所以我们和他们关系挺好的,在机场遇到熟悉的,还经常请人喝个咖啡啥的。”天辰说。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8张

代拍在网上发布的售卖信息。

代拍圈里也流传过不少艺人与代拍成为“熟脸朋友”的故事。某代拍曾向媒体讲述,有个代拍曾长期跟拍自己的偶像,有天她又去接机,突然代拍群里有人高价求另一位艺人的图,这个粉丝便连忙跑去拍另一位艺人,临走前还不忘让朋友告诉偶像,“妈妈今天不接你了,要忙着赚钱去了。“ 谁知这位偶像下次见到这位代拍粉丝开口就问:“赚钱开心吗?”

“我们偶尔也会请专业代拍,每次大概500-1000元左右,主要是拍机场图和上下班。”某经纪公司艺宣小光坦言。在她看来,虽然代拍、站姐、粉丝都是图片产出者,但专业代拍的拍摄、修图水准更高,且拍摄速度快,拍完就走人,不会对作为金主爸爸的艺人有太多留恋,“他们也会遵守职业道德,不会把给我的图再转卖。据说一些艺人工作室自己管理站子和后援会的,也会从代拍那里买图。”

——代拍说——

代拍≠直播、狗仔、私生?我们不疯狂

粉丝、剧方、艺人,对代拍的态度天差地别,令这个江湖显得更为神秘。代拍究竟是怎样一群人?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职业从事代拍多年的阿星最近很无奈,因为《皓衣行》事件,舆论将他们归为狗仔,与私生饭混为一谈,甚至钉在内娱的“耻辱柱”上,“外界传得神乎其神,搞得我都要信了。”

在阿星看来,代拍与疯狂追星私生,或专门偷拍隐私的狗仔完全不同。代拍是一个具有行业秩序的专业群体,唯一的目的就是出图、卖图、赚钱。代拍的工作流程也很简单,通过各种渠道和私人关系购买、探听艺人行程,驻扎当地机场、剧组、活动现场等,拍完之后在网上发布出售信息,再将图片卖给粉丝、站姐。

还有一种情况是经粉丝的委托,长期跟随某艺人或某剧组、节目组的公开行程,或在艺人方的通知下前往某地进行“预定制拍摄”。阿星有不少朋友都和艺人工作室有长期合作。今年某养成综艺爆红的小花,在走红前就曾请阿星认识的代拍约拍。

“我们一点也不疯狂。私生跟车要花很多钱,代拍基本都是等现成消息,拍完就走,和艺人也会保持安全的距离。”阿星说,被艺人、团队“挂”在网上的,疯狂给明星发短信、打电话,不分场合怼脸拍的,在代拍眼里都叫“脑残粉”,“现在那些信息账号太好弄了,尤其红一点的,基本一块钱就能买到行程,很多散粉和屏幕粉自己就有,不是只有代拍有。”

但代拍的身份也鱼龙混杂。曾有媒体报道,目前北京做代拍的人员大概有几百名,有专职的摄影师、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业余摄影爱好者、追星的学生等,流动性很大。阿星就是从追星族起家的专业代拍之一。初一开始,她便开始追自己爱豆的行程,后来为了追星还当过一年群演。直到内娱饭圈文化盛行,大量站子建立起来,阿星才开始为站子产出而学习拍图。现在,阿星只经营着几个刚出道或不红的选秀小艺人的站子,红一点的都转手给了别人,她大多时间都去干专业代拍。

阿星说,国内代拍主要分两类,一类固定在各城市机场,一类固定在横店,大多数横店代拍都是横店大学的学生。而代拍也有专业“鄙视链”,拿全幅相机的看不起半画幅相机,拿5d(型号)的看不起拿6d的,拿1dx的看不起5d的,大白兔看不起小白兔(相机型号),佳能看不起索尼和尼康……

虽然资质良莠不齐,入行门槛低,但目前有市场的代拍,大多都是从2016年、2017年开始从业的,且不断在精进自己的技术。这类专业代拍对图片质量都要求极高,拍的好,回头客也多,大部分长期代拍的设备机型都在5d以上,掌握专业修图技巧。

阿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外界把狗仔、直播、私生饭都统称代拍。专业代拍的工作时长和艺人工作时长差不多,甚至更长。尤其遇到极端天气,代拍在户外等着艺人上下班的时候,挺要命的。“有部分代拍只为了钱,也有部分代拍多少是有点爱在里面的。”前段时间某体育明星回国,新闻强调在机场“英雄归来,笑脸相迎”的配图就是代拍拍的。“我们也算是便利了整个圈子。”

年入百万?固定收入都没有,一切看运气

如果说代拍界传的最神乎其神的买卖,“博君一肖”(电视剧《陈情令》中肖战、王一博组成的CP)几乎闻名整个内娱圈。圈内都曾有耳闻,去年博君一肖的站子最多的赚了2000万,少则也赚了百万。天辰也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肖战某个个站大概6人运营,去年半年的分红,大致在每人6万左右。

代拍更是从“博君一肖”中收获得盆满钵满。一位不具名的粉丝称,去年很多蹲守《陈情令》的代拍,并没有料想到该剧会爆红,结果图片的价格意外翻了几十倍,以至于今年大量代拍都“押宝”在类似题材的剧,即便主演并非正当红,例如《皓衣行》(陈飞宇、罗云熙),《天涯客》(张哲瀚、龚俊),《杀破狼》(檀健次、陈哲远)等。

小白在代拍群里也曾见到过多位疑似专攻该题材的代拍,发布的出售信息,大多细致到某场戏、某个动作。其中还有不少粉丝专门收购《皓衣行》部分特定戏份的路透图。

如果成功“押宝”,代拍真的这么好赚钱吗?阿星并不这么认为。以《皓衣行》为例,据她了解,目前拍这部剧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亲密互动的照片可能还贵一些,正脸图1000块钱/100张;值钱一点的20秒以上的视频,单人的300元,CP的500元。

“但说实话,很难拍。”阿星直言,如今剧组对代拍管束非常严格,且这种题材的CP在片场并不需要“营业发糖”,“那里的代拍太多了。而且有些演员对镜头很敏感,一下就能感觉到有人在拍他。陈飞宇每次都能看到但不会故意举报,像王一博、肖战就不太爱被拍,工作人员发现了就会举报。”

在阿星看来,代拍确实是赚钱的,但并没有固定收入,赚多少,全凭运气。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9张

代拍在微信里的售卖信息。

阿星向我们介绍了如今代拍的市场行情。机场的代拍价普遍是关卡外的接机或送机,200元/100-200张,早班、夜航等特殊时间,价格会稍微涨一点。关内则贵一些,因为代拍需要通过黄牛买低价航班机票,进入候机大厅拍完之后再退票,拍一次要多付出100-300元的成本;国际航班的成本还要再提高五倍。而横店的代拍市场价是500元100张左右,一套完整的不拆包路透,约1000元起。很多买家担心和其他站姐撞图,通常会直接买一整套。

而网传代拍飞檐走壁,日入几万、单张千元的传奇交易,阿星无奈道,“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在她看来,职业代拍和搬砖民工没什么区别,赚的都是辛苦钱。同一个代拍,有的照片可以卖到单张万元,有的照片大甩卖,几十块就能买到几百张。区别在于明星的咖位、拍的人多或少、图片质量好不好等。

而最日常的情况是,北京首都机场一天能拍十个艺人,九个都卖不出去。流量艺人都是站姐自己接送自己拍;很多艺人不想被挤,就选择走VIP;捂得太严实的明星也不好卖。而流量艺人的代拍市场,也远没有外界想象那么好。如果偶尔独家拍到不太出名的的小明星,刚好又有站子需要,甚至可以比蔡徐坤这类顶流更能卖出价格。

阿星说,除非某个团体或者重大活动,很多艺人扎堆机场,这样赚钱的几率还会大一些,不然只能靠预接单保证每天有收入。阿星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代拍最贵的开销就是机器设备,普遍机身5000元以上,镜头50定(50mm)1000元,24-70定在3000元左右。如果租赁机器大多选择长焦大白兔,100元以上一天。而日常开销上,机场饮食、回家打车费,一天100元左右;机场代拍通常都在机场附近和朋友合租房子,分摊水电之后,每个大概1000元开销。还不包括机场粉丝人头攒动摔坏相机,或镜头的磨损。“一天根本赚不了多少。”

而过去北京首都机场的周末,每天都有30多位代拍虚位以待,竞争压力巨大。今年赶上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阿星仍坚持工作,但一个月不算成本,才赚了15000元左右。如果跟拍艺人活动,来回机票至少1500,酒店、门票等几乎和收入正负相抵了,“我都是提前接好单子,确定能回本再接。但长期代拍也需要跟拍外地活动,有稳固金主爸爸才能有更稳固的收入。所以我经常赔本。”

横店的行情更为严峻。疫情期间,很多机场代拍都转战横店,导致当地代拍聚集,上半年平均一个月连1万元都赚不到,刨去成本,所剩无几。即便勤奋如阿星室友,起早贪黑在横店“爬山”,不管刮风下雨坚持拍摄,一回家一身土,鞋基本快废了,一个月也只有3万-5万的收入。“最近剧组的代拍大多都是忙一天,卖不掉,因为普遍一个组除了代拍,还有十多个粉丝一起拍,其实图已经就不值钱了。”

阿星说,现在比较赚钱的,都是2017年以前就入行的老代拍,一个微信5000好友,全是有买图需求的。但像阿星这样的,还处于常赔本赚吆喝的阶段。她开玩笑说,如果网友有一张图轻易卖几千块钱的好生意,麻烦也给她介绍一下。

无良职业?我们懂规则,但行业缺少管理

曾有粉丝向媒体分享了一个故事,某天她带着一个颜值颇高的女性朋友去机场接偶像,朋友戴着墨镜。当时偶像还没来,她就让朋友帮自己试试光,结果她刚拍两张,周围的代拍突然都围过来不停狂拍,拍完才问:这是哪个明星?在机场,镜头辨认“明星”的方式就是戴口罩和墨镜、有人拍。不管认不认识,抢拍了再说。

“现在代拍市场饱和度太高了,类似于通货膨胀,职业代拍人数不多,非职业代拍和职业代拍之间也存在竞争。”阿星做了几年代拍,最近也开始遭遇困境,除了外界对代拍的胡乱揣测,行业内部同样泥沙俱下。

在她看来,代拍群体长期缺少系统规划和管理,鱼龙混杂的人让这个行业逐渐沦为“背锅侠”。实际上,有职业道德的代拍,不仅要有商业头脑,还要懂得遵守娱乐圈的行业规范。例如和艺人保持安全距离,有秩序的“轮C位”拍摄,不会上去就怼脸或推搡。不和营销号合作,很多演员定妆都和粉丝一起“压仓”,随着剧组官宣节奏再曝光。有时营销号假装粉丝来骗预览图,最后都会被“挂”到网上避雷。到现在,很多专业代拍的图,都直接有价无市的倒手给粉丝,连出售信息都不发了,因为怕不小心路透上热搜影响到剧组和代拍下次的拍摄。“《有翡》之前管得也严,但抓到也没什么大事,对代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部分凶的都是无良直播。”

阿星做了多年代拍,虽然谈不上特别资深,但对这个行业也有不少感情。看到网上对代拍一味的嗤之以鼻,她有些无奈,却无从解释。在阿星看来,代拍只是饭圈、娱乐圈的边缘体,是灰色产业链的微小缩影,却肩负了畸形现象的所有职责。他们只是一群拍图、卖图,懂得行业规则,甚至福利于整个行业的专业人士。而行业对他们的接受度,也没有外界想象的讳莫如深。

阿星刚在北京机场做代拍时,曾经收支极其不平衡,但还是为了见自己喜欢的明星还是坚持下来;偶尔遇到糊一点的,还能聊聊天,很多经常见的艺人,甚至会和阿星打招呼,“之前一个某个偶像团体的成员经常见到我,都知道我们家住哪。然后有一次他去别的活动看到我了,在机场就问我那天怎么去的那么晚。”有一次阿星跟拍某个艺人,最后发现自己忘记插内存卡,她在艺人面前大喊“救命!我没插卡!”把艺人和工作人员都逗笑了。甚至阿星还曾经给因为拍摄而关系交好的剧组副导推荐过演员。

“圈里的人都了解代拍,愿意对代拍营业,也没有太大偏见。我也希望外界不要对我们这么大偏见,营销号、私生饭、狗仔的锅都让我们背了。”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 娱乐 第10张

代拍出售周深的预览图。

[律师解读]

行业维权成本高,放任局面难改

近些年,随着明星、出品方的法律意识逐渐提高,明星提起名誉权、肖像权诉讼已司空见惯,但其中关于“代拍产业链”涉及的侵权问题,却很难找到只字判例,即便“重灾区”如《皓衣行》,也仅停留于“呼吁抵制”、“绝不提倡”。“代拍”,究竟是否构成侵权责任?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条 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构成侵犯肖像权通常具备两个要件:一是未经本人同意;二是以盈利为目的。因此,即使明星没有明确拒绝被拍,只要满足未经本人同意,并以明星肖像进行获利,则涉嫌构成侵犯肖像权,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韩骁表示,如果代拍只是把照片用作自我欣赏,则不涉及侵权,但实践中关于“商业用途”的涵射范围非常广,哪怕是仅仅用于提升网站、公众号或其他自媒体的流量,没有真正获得金钱交易,只要能够间接带来经济回报,都视为侵权。

而作为买方,在已知侵犯爱豆肖像权的情况下,依然购买代拍的照片,或者委托代拍进行拍摄,是否同样构成侵权?对此韩骁直言,如果买方存在共同侵权的故意,例如粉丝、站姐购买代拍的照片之后,将其发布在网上赚取流量,或者倒卖给其他人,艺人是可以主张其和代拍者承担连带责任的。

虽然法律对代拍,甚至购买代拍的粉丝,都进行了很明确的约束,但在现实情况中,几乎很少有明星、团队站出来维权,代拍甚至被视为正常的市场行为。“首先是维权成本高。”韩骁透露,拍摄明星照片并出售的行为越来越多,明星若一一将其起诉,维权的成本过高,且很难完全制止。此外,代拍对明星知名度在一定程度上的正面提升,也让大多明星及其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形成了“民不举,官不究,法无禁止即自由”的放任局面。“之前还曾经有十几线的明星,自己花钱请人来偷拍,然后爆料给媒体。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被娱乐化了。”(以上文中小白、小Y、冬冬、L女士、小飞、天辰、小光、阿星均为化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代拍”江湖 哪来年入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