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G7联手,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竞争愈加激烈

G7联手,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竞争愈加激烈 财经 第1张

G7联手,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竞争愈加激烈 财经 第2张

来源|01区块链

作者|照生 旭冉

7月20日消息,七国集团(简称G7,包括美、英、德、法、日、意、加)基本决定将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展开合作。G7拟于8月底或9月上旬在美国举行首脑会议,将讨论中国“数字人民币”作为国际性结算手段推广的情况、国家掌握用户购买历史等个人信息的风险等事项。

这一消息背后,是G7成员国在过去半年里积极布局推进央行数字货币,其中尤以日本的举动最为频繁。种种迹象显示,全球央行数字货币领域正在进入愈加激烈的竞争状态。

1、日本态度的大转变

随着全球范围内数字货币快速发展,周边国家相继开展积极的央行数字货币尝试,日本当局对数字货币的态度正在发生巨大转变

2019年7月之前,日本央行行长及副行长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日本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短期内也没有相关计划。12月份,该行长再次明确表示,日本央行目前仍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需要。

到了2020年1月,日本央行与国际清算银行以及英国、加拿大、瑞典等国央行组成工作小组,合力探索数字货币。彼时日本财务大臣表态,“需要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想法进行研究”。而此前一直表示无发行计划的日本央行副行长也指出“需要做好准备应对快速数字化推动公众对数字货币的需求”。

2月份,有关CBDC的论坛、会议、提案开始紧锣密鼓的提上了日本当局的日程。7月2日,日本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发布首轮技术课题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央行数字货币要投入使用,必须具有与现金同等的功能。具体来说,它需要成为“每个人随时随地都能安全放心使用的支付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日本银行负责根据日本财务省指定的《日本银行法》发行钞票,并且日本财务省决定由内阁确定的日本央行纸币的类型因此,是否发行CBDC由日本政府当局而非日本央行决定。

7月14日,日本政府正式提出对CBDC展开讨论,将CBDC列入近期在内阁会议上通过的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基本方针(骨太方针)中。骨太方针中介绍称,日本央行将对CBDC启动旨在进行技术性调查的实证实验,并明确写入“将与各国合作,进行相关讨论”。

为了加快讨论的进程,日本央行7月20日在结算机构局设立“数字货币小组”,将重点研究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CBDC),探寻如何构建数字社会的最佳结算系统。该小组是对日本央行2月设立的CBDC研究小组进行改组,升格为正式部门。该部门还将负责与欧洲央行(ECB)等海外央行开展数字货币联合研究

可以看到,此前日本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态度是“没有发行计划”。正如日本战略和IT咨询公司野村综合研究所高级研究员Kodai Sato最近在一次网络研讨会上所指出的,日本的银行帐户普及率已达100%或99%,金融普惠并不是日本的头等大事。所以对于日本央行而言,推出数字货币的动力并不大。不过,随着对不使用现金的数字支付的需求不断高涨,以及全球数字货币的快速发展,日本央行数字货币也已经被提上日程,相关准备工作正在加快。

2、G7其他各国CBDC进展提速

除日本外,其他G7国家近期CBDC进程也正在提速。

2020年5月,美国相关机构发布了第一份数字美元白皮书,并成立了一个咨询小组,成员来自多个领域,包括经济学家、商业领袖、技术人员、律师、学者和消费者权益倡导者等。美众议院和参议院也先后多次举办听证会,讨论数字美元和数字货币相关话题。

法国央行在今年3月就宣布征集数字货币实验项目,并在5月完成数字欧元的首次测试。意大利也在积极推动数字欧元发展,意大利银行业协会(ABI)在今年6月批准了发布数字欧元的官方指南。

加拿大正在着手设计本国的CBDC系统,并在招聘相关研究人员。

3、中国DCEP稳步探索场景落地

与G7国家进展相比,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相对起步最早、进展最快,目前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

进入2020年后,央行数字货币相关动作频繁,此前已经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除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外,还有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也都共同参与试点。但试点测试只是研发过程中的常规性工作,并不意味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正式落地发行。

数字货币研究所近期也在积极“扩军”,开放实习就业岗位,不仅招技术人才,还面向经济金融、数学、统计学等方面的专业人士。

在试点测试和扩军的同时,中国央行也正在积极探索央行数字货币未来可能的落地场景,并和各大互联网企业联手合作。

7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滴滴出行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共同研究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场景创新和应用。

滴滴的出行场景之所以契合央行数字货币,是因为出行场景目前在国内已经足够成熟,并且支付需求以小额高频为主,符合央行数字货币的定位和预期,能对早期央行数字货币性能和实际运营情况进行全方位监测,而滴滴在出行具有丰富的场景经验和数据积累。同时,滴滴可能也希望利用央行数字货币的双离线支付等特性,改善用户的支付体验,解决此前出行场景中出现的恶意拖欠车费等问题,为未来出行场景提供更多想像空间。

而在此之前,央行数字货币还与美团、B站等头部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为央行数字货币寻找更多的商业落地场景。

2020年,是数字货币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无接触金融服务快速兴起,各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需求也愈加强烈。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课题研究会就有专家学者预计,疫后时期,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会加快推出。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CBDC的研究发行行列中,这场事关未来的竞争已在不知不觉中拉开大幕。

End.

数字货币的产生是货币史上的大事,其意义很可能远远超过金属货币和纸币的诞生,也让金本位制度和信用货币制度的历史地位“黯然失色”。严肃认真地普及数字货币知识,是当务之急。

这本小书用极简的方式,让你轻松读懂数字货币。朱嘉明、黄江南、何平、郭田勇、曾刚、肖风、长铗、孟岩、张洪为、邹钧等十数位大咖联袂推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G7联手,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竞争愈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