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五洲国际债务危机未决 退市要来 创始人集体隐退

五洲国际债务危机未决 退市要来 创始人集体隐退 财经 第1张

继明发集团四兄弟齐齐离任之后,舒氏兄弟也双双离开了停牌超过将近两年的五洲国际董事会。

7月23日晚间,五洲国际宣布,舒策丸因需要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个人事务,已递交辞呈,辞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主席,且不再担任公司授权代表。

舒策丸辞任后,他在五洲国际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日常管理职责将暂时由其他执行董事承担,即董事会主席一职将暂时空缺。至于行政总裁及授权代表的这两项职务,则由执行董事沈晓伟接任。

在舒策丸之前,其哥哥舒策城也于2019年6月19日因个人健康理由,辞任了五洲国际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等所有职务。至此,舒氏兄弟完全从五洲国际的管理层中退出。

时代财经7月24日致电五洲国际创始人舒策城进行了解,但其以“已离开董事会不清楚情况”为由拒绝回应弟弟舒策丸此番职位变动的原因。五洲国际的官方电话则一直未能接通。舒策城强调,目前公司仍在正常经营。

为复牌被迫退位?

自2018年9月3日算起,五洲国际停牌已经将近两年。根据港交所“连续停牌18个月的公司可对其进行摘牌”的上市新规,五洲国际本应在2020年3月3日被摘牌。

实际上,港交所也在今年3月13日给五洲国际发去函件,因为五洲国际无法于2020年3月2日前履行复牌指引,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决定取消其上市地位。

此后,因为五洲国际提交了覆核除牌请求,港交所取消上市的决定就一直拖延至今。

港交所也曾给五洲国际提出过复牌的条件。除了披露未披露的年报以及给出债务重组方案之外,港交所还在2019年10月21日新增了三条关于公司管理的条件:1.证明本公司已采取适当的内部监控及程序以遵守上市规则;2.证明并无有关管理层诚信或对本公司管理及经营有重大影响之任何人士诚信之合理监管问题;及3.证明本公司所有董事均符合与其作为上市发行人董事职位相称的能力水平。

其中,在管理层诚信问题上,此次辞任的舒策丸有违相关条件。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显示,从2018年6月1日至2020年7月21日,舒策丸累计牵涉61项诉讼案件。缘由大多是舒策丸旗下公司出现合同纠纷又未履行给付义务,舒策丸作为法定代表人被多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或“限制消费人员”。

尽管哥哥舒策城是在新增复牌指引发布之前就已经离任,但其从2018年5月20日至2020年7月21日,累计牵涉的诉讼案件也多达59项,缘由与弟弟舒策丸相似,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或“限制消费人员”。

显然,官司缠身的舒氏两兄弟已经无法满足要求,成为了复牌的一个重要阻碍。

两兄弟退出之后,目前五洲国际的董事会由职业经理人掌管。截至7月24日,五洲国际董事会一共有七人,包括执行董事沈晓伟、朱永球、蔡巧玲、周晨,独立非执行董事宋敏、舒国滢、刘朝东。

时代财经获悉,沈晓伟、朱永球、蔡巧玲、周晨均于2018年8月7日开始出任五洲国际执行董事,沈晓伟、周晨在财务管理、企业融资方面经验丰富,蔡巧玲分管法务,朱永球负责东北区域开发项目。

五洲国际的债务危机始于2018年7月4日,此后债务违约、法律纠纷不断,而新上任的执行董事中,其中三位是财务或法务高管,不难看出五洲国际急于应对危机的用意。

如今,在退市危机之前,精通财务的沈晓伟再被赋予重任,接棒舒策丸成为了新一任行政总裁。

债务危机久拖未决

舒氏兄弟的退位算是为股票复牌做出了一些努力,但对于现时的五洲国际来说,这还远远不够,因为最关键的债务问题依然没有看到好转的苗头。

2018年7月4日披露的五项关于债务的民事诉讼掀开了五洲国际债务违约的序幕,尽管舒策城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多次强调五洲国际日常经营活动在正常进行,但债务纠纷却只增不减。

此前,五洲国际的债务纠纷多来自银行、信托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自然人等主体的逾期债券、借款。7月23日最新披露的一则诉讼公告显示,五洲国际开始与施工单位产生金钱瓜葛。

公告显示,南通中甲建筑、中建八局、中建一局因为施工合同纠纷向五洲国际提起了诉讼,涉及金额约2.1亿元。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五洲国际被债主追讨的金额已经超百亿元。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五洲国际总负债为210.59亿元。

已经苟延残喘的五洲国际显然是偿债困难的。2017年,五洲国际销售额仅44.42亿元,净利润亏损5.18亿元。停牌之后,五洲国际发布过7份季度报告,累计录得收入仅8.5亿元。

在上百亿的债务面前,微小的收入显然是杯水车薪。为了偿债,五洲国际不惜亏损出售旗下项目。

截至7月24日,五洲国际累计出售过七笔地产资产,除了盱眙五洲国际的出售以失败告终,剩下的有两笔录得收益,其余全部亏损。

接盘五洲国际这些地产资产的清一色是债主。据时代财经了解,五洲国际旗下地产项目大多是资金沉淀大,回报周期长的商贸物业和商业综合体项目,且分部在无锡、盐城、淮安、南通、江阴、宜兴、大理、保山、襄阳等不利于商业地产发展的三四线城市。

或是因为地产项目难以转手。五洲国际甚至开始卖起了投资基金。今年4月16日,五洲国际宣布,分别按1210万元、2000万元的代价出售投资基金的若干权益予宁波的两位买方,目的是抵偿第一期2017年公司债券及第二期2016年公司债券中的若干债务。

无锡一位地产业内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五洲国际在无锡的商业项目虽然不至于惨淡,但经营得也不是很好。在他看来,像五洲国际这种大量布局商业综合体的企业,没落也是必然,因为商业综合体一直不好做。

官方微信显示,五洲国际最新一则关于项目运营的动态发生在6月19日,彼时洛阳市西工区举办2020年第二季度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洛阳五洲跨境电商产业园是其中一个改造提升项目。

(原标题:五洲国际债务危机久拖未决,退市警钟又敲响,创始人兄弟集体隐退)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五洲国际债务危机未决 退市要来 创始人集体隐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