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上半年中国新建5G基站25.7万个:中外企业均将分享红利

上半年中国新建5G基站25.7万个:中外企业均将分享红利 推荐 第1张

作者: 来莎莎 李娜

【国内5G手机连到网上的终端数截至6月底有6600万部,而且随着老百姓手机的更新换代,这个数据还在逐月攀升,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闻库指出。】

【截至6月底,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全国已建设开通的5G基站超40万个。】

以5G为代表的中国新基建投资力度持续加大。5G在稳投资、促消费、助升级、培植经济发展新动能等方面的潜力不断显现。

7月23日,在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闻库介绍称,上半年我国新建5G基站25.7万个,近期每周平均新开通基站超1.5万个。截至6月底,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全国已建设开通的5G基站超40万个。

中国5G商用产生了庞大的硬件与软件需求,这为全球通信行业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中外企业都将分享红利。

5G用户发展进入快车道

根据工信部信息,目前已有197款5G终端拿到入网许可,今年已经出货8623万部5G手机。

运营商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我国5G套餐用户数已过亿。除了中国联通未披露,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5G套餐用户数分别达7019.9万和3784万户。由于5G套餐用户并不一定是实际使用5G网络并因此付费的用户,因此这一数据也被不少人质疑夸大了5G网络的实际使用情况。

不过,最新数据显示,我国5G用户发展的确进入了快车道。“在用户发展方面,运营企业很多报的是5G套餐数,我想我们报一个更为有说服力的数。因为真正大家手里捏着5G手机的,不管你用套餐还是不用套餐,连到网上的终端数截至6月底有6600万部,而且随着老百姓手机的更新换代,这个数据还在逐月攀升。”闻库指出。

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按照上年不变价计算,我国上半年电信业务总量同比增长19.3%。疫情催生的网上购物、直播带货持续火爆,在线教育、远程问诊等行业蓬勃发展,信息消费增长加快。5G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提速,互联网应用在助推经济秩序加快恢复中发挥重要作用。

跨国公司分享中国5G红利

5G对经济拉动明显。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成长企业投行部负责人王曙光在华为“5G创造新价值产业高峰论坛”指出,5G基站的快速投入和建设将促进多个基建细分行业的发展,包括PCB、无线基站、基站芯片、射频前端以及FPGA等。他表示,初步估算,整个5G带动的新基建行业总投入将超过1200亿美金。

根据中国信通院预测, 预计2020年到2025年期间,我国5G商用将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10.6万亿元,直接创造经济增加值3.3万亿元;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约24.8万亿元,间接带动的经济增加值达8.4万亿元。

中国信通院副院长王志勤披露,中国信通院5G应用仓库监测显示,目前我国在医疗健康、媒体娱乐、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类的应用数量明显增多,逐渐成为5G先锋应用领域。此外,5G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深度融合,将使企业运营更加智能,生产制造更加精益,供需匹配更加精准,产业分工更加深化。通过产业间的关联效应和辐射效应,将放大5G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带动国民经济各行业各领域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国5G商用创造的数以万亿计的增量市场,并不仅仅只是中国企业独享。

总体而言,我国5G半导体自给率较低,主要依靠进口。在全球供应链分工中,几乎没有哪家从事通信业务的公司可以脱离美国的元器件而存活。甚至有机构做出了预测,进入实体清单后的华为库存备货撑不过一年半。根据华为曾经披露的供应商名单,2018年核心供应商名单共有92家,美国供应商最多,达33家,占比约36%。

今年7月,中国大陆最大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正式回归A股。中芯国际是大陆国产芯片的重要一环,在全球十大晶圆代工厂营收中排名第五。不过,与龙头台积电相比,差距较大。中芯国际主要收入仍来自于成熟工艺,今年一季度28纳米和14纳米营收合计占比不到一成。而台积电今年一季度更先进的7纳米制程出货占晶圆销售额的35%,16纳米晶圆占19%。

目前,5G手机厂商中高端机型采用的应用处理器及基带芯片制程主要采用7纳米及以下更先进制程,中芯国际尚无力承接。

半导体咨询公司VLSI Research发布的2019年全球半导体设备厂商的销售额排名显示,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荷兰阿斯麦(ASML)、美国泛林半导体(Lam Research)、日本东京电子(Tokyo Electron)、美国科磊(KLA-Tencor)等占据了全球集成电路装备市场的前五名,美国独占三席。缺少这些设备,半导体代工厂无法生产芯片。

与此同时,5G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也由美国厂商提供。根据全球网站通讯流量监测机构Statcounter数据,截至2020年6月,在移动端操作系统中,谷歌Android系统占74.14%,苹果iOS占25.26%,其余平台占比都不超过1%。

Android是一个适用于移动设备的开源操作系统,也是由 Google 主导的对应开源项目。根据Android 开源项目 (AOSP),手机厂商可以创建定制的Android 操作系统版本,将设备和配件移植到 Android 平台。

一位Android开发人员曾对第一财经表示,谷歌会定期更新Android系统(例如Android P、Android Q),随后各手机厂商根据Google发布的版本进行改进研发,形成各种不同特色的Android系统,如华为的EMUI和小米的MIUI。

虽然Android 开源,但使用谷歌移动服务(GMS)仍须取得谷歌的授权。据悉,GMS包括Google Map、Gmail、YouTube等应用,以及应用商店Google Play,业者要使用就必须获得谷歌的同意与授权,而且不得随意修改,否则就无法接收Gmail,透过Google Play下载APP、买手机游戏宝物。

目前,国内各手机厂商都在进军海外市场。虽然国内厂商都有自己的手机应用商店,但是海外安卓用户严重依赖Google Play,Google Play是他们安装App的主要通道,甚至很多App没有GMS就无法运行。

“因为这东西在国外是手机标配。对于海外用户而言,远远不是无法从Google Play商店下载应用这么简单。海外App即使通过华为商店等途径安装了,也无法运行。即使你自己安装上了,也会提示你‘缺少GMS组件,无法运行’。”上述开发者表示。

他举例称,缺少GMS支持的手机将无法使用FaceBook、WhatsApp和 Instagram 等绝大多数国外常用App。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中国无论在频谱资源、基站站址数量及建设能力、消费者的认知和需求、行业与企业的参与度、政府的支持等方面都是全球最好的。“中国企业智能手机出货量全球占比超过50%。中国目前拥有的终端产业链与领先全球的5G技术都是做成全球最好的5G的优势所在。与此同时,全球正在共享中国5G发展带来的红利。”

中国厂商越来越重要

世界各国都在推进5G商用化,全球企业发挥各自资源禀赋、分工合作,成为世界通信行业的主流意见,但是一些西方国家与中国技术脱钩的杂音不时响起。中国5G建设需要本土企业发挥更大的积极性,做出更大的贡献。

7月3日晚间,国际标准组织3GPP宣布R16标准冻结,标志5G第一个演进版本标准完成。R16不仅增强了5G的功能,让5G进一步走入各行各业,还兼顾了成本、效率、效能等因素,使通信基础投资发挥更大的效益。

“目前情况下,已经具备了相对全面的能力。从全球的5G部署来看,设备商、运营商、终端厂商或是其他应用提供商,都可以更积极地行动起来,这可能会进一步掀起5G建设热潮。” 3GPP RAN全会副主席、中国移动首席专家晓东对第一财经等媒体表示。

3GPP SA2工作组副主席、中国移动研究院主任研究员孙滔告诉第一财经,R16开始真正和一些工业互联网场景做更深入的融合,“R16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垂直行业拓展,超过60%的标准项目都和5G 2B能力有关。支持工业互联网的确定性网络开启了CT和OT技术的融合。5G局域网、5G虚拟专网等也都大大丰富运营商服务行业客户的能力。”

在3GPP R16标准中,中国电信主导完成10项技术标准制定,包括非公共网络组网、移动性增强、5G性能指标定义与增强等关键标准领域。

从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发展到5G领先,中国厂商在5G产业链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不管是中国移动等三大电信运营商,华为、中兴两大电信设备商,还是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都发挥着各自作用。

在5G标准制定方面,晓东指出,全球电信运营商对5G标准的贡献中,中国移动提交技术提案3000余篇,占全球运营商提案总数的三成以上。

中国联通提交技术提案1000余篇,主导完成6项技术标准制定,包括NR 2.1GHz大带宽、从5G到3G的语音业务连续性、FDD-TDD双连接高功率终端、4G和5G基站一致性架构演进等。

根据国际知名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在2020年1月发布的报告,截至2019年底,中国通信设备厂商华为和中兴的5G标准必要专利申请量分别为3147件和2561件,分列全球第一和第三。在上述专利申请中,华为已获批1274件,居全球厂商已获批专利数量的第四位。值得注意的是,OPPO、vivo、展讯等中国厂商也进入该榜单前列。

中国用户对5G接受程度也更高。爱立信调研显示,89%的中国用户认为5G会在疫情这样的灾害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其他地区的人群约高了十个百分点;五个欧盟国家市场(瑞典、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16%的智能手机用户计划在此次疫情危机消退后立即升级到5G,中国这一数值高达41%。

应用落地存挑战

从中国5G整体产业的发展速度来看,5G已步入商用期,但难点出现在应用端。5G网络由原来面向2C个人客户的网络,转向同时服务企业客户。这就要求运营商提供的服务能满足行业的个性化需求,为工业企业提供定制的5G网络。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此前表示,5G挑战首先在于各垂直行业的信息化基础参差不齐、发展路径各不相同,存在标准互通等共性问题,客观上形成一定的融合壁垒。其次是规模化的网络设施是促进5G应用推广普及的基础和前提,亟须全面加快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加快独立组网产业生态完善,加快在垂直行业的网络部署应用,实现重点行业5G网络优先覆盖。

作为新基建之首,5G肩负着带动传统行业升级转化的重任,赋予5G改变社会意义的也正是mMTC和URRLLC这两类物联网场景。其中,mMTC对应的是大规模机器类通信,而URLLC对应的是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延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

如何让5G融入这些行业,解决垂直行业的痛点问题实非易事。一方面,目前技术标准R16刚刚冻结,包括终端、芯片等产业链并未完全成熟。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指出,5G投资和运营成本均显著高于4G。由于目前设备成熟度还不高,规模部署后未来还需承担大量设备优化、替换成本;另一方面,5G盈利模式尚不清晰,2C侧目前还没有出现过硬的“杀手级”应用,2B侧尽管一些解决方案已经落地,但规模推广与商业模式还不清晰。

功耗与成本是电信运营商最关注的话题之一。业界认为,5G单基站价格和功耗是4G的3倍。国信证券在此前的一份相关报告中称,由于5G的通信频谱相对于4G更高,单基站覆盖面积变小,5G基站数量相对4G大幅提升。此外,基站配套方面,5G站址资源相对更加稀缺。该机构认为,5G建设将是一个长期过程,保守预测也需要6到7年时间。

从市场孵化的角度来看,尽管中国人均流量使用量每月接近2GB,并且以160%的增速向前推移,但没有企业敢打包票说已经找到了“杀手级”的应用。

“从目前的趋势看,5G的投资确实很难变成利润,2G是语音经营,3G和4G是流量经营,流量经营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5G赚钱模式需重新考虑。”中国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毕奇认为,推动垂直行业的发展需要变革思维,能否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将是决定未来5G成功与否的钥匙。

“不仅仅是我们,全世界的网络在4G、3G、2G之前都是面对手机等个人消费,” 闻库称, “对企业各种应用要有一些量身定制或者私人定制的网络,联合产业开展虚拟专网研究与试验,满足行业数据的一些需求。比如一些工厂不希望数据走到大网里再回到工厂,而是希望从基站直接拿下来存到本地的数据库里,还希望对企业生产流程、控制有一些操作,这些都对我们的网络提出了新的要求。”

对于传统行业而言,要升级换代也面临不少挑战。只要是变革,总会带来阵痛,企业是否准备好迎接变化?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认为,面向垂直行业,对应用需要跨越的障碍,行业准备是不足的。

“比如说,5G远程医疗手术,所有的利益相关方怎么分配利益?谁付钱,怎么分钱?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面向垂直行业应用的障碍是非常大的。我承认前景非常好,但我们不要忽略了它所面临的上述挑战。”胡厚崑说,“我们到底应该怎样设计相应的产品?到底应该怎样调整我们现有的商业模式?这一点做好了可能意味着无穷的商机。如果做不好,现有好多产业的玩家最终将被颠覆,甚至消失。”

“不过,5G的发展不要纠缠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要避免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徐直军认为,每一代移动技术的引入,都曾经为此争论、苦恼、纠结过,为此努力寻找过杀手应用,历史证明意义不大。5G用于物联网的发展需要循序渐进,物联网的关键在物而不在网,跨行业合作是一个持续的过程,5G成为各行业数字转型的基础设施需要时间,需要协同发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上半年中国新建5G基站25.7万个:中外企业均将分享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