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吃下TikTok并不容易:技术和工程师团队均难以出售

文章目录

吃下TikTok并不容易:技术和工程师团队均难以出售

2020-09-04 16:51: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101

吃下TikTok并不容易:技术和工程师团队均难以出售 科技 第1张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罗燕珊

来源:InfoQ(ID:infoqchina)

距离特朗普要求的交易协议达成期限只剩十天时间,变数却不断出现,TikTok 美国业务的出售案变得越来越复杂。

中国商务部的一纸文书,让 TikTok 美国业务出售案蒙上了更多不确定性。

外媒接二连三的报道亦显示,新政策已经对交易的进行产生影响。至少当前各方都在试图弄清楚,TikTok 的算法转让是否需要获得中国批准,如果是,交易又将如何推进?

交易或将推迟?

8 月 28 日,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本次调整共涉及 53 项技术条目,业界认为新目录给字节跳动出售 TikTok 在美业务带来了不确定性。

新华社援引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的观点指出,作为一家迅速成长的创新型企业,字节跳动在人工智能等领域拥有多项前沿技术,有的技术可能涉及调整后的目录。

如目录在限制出口部分计算机服务业类的信息处理技术项下,新增的第 21 条关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第 18 条关于“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等控制要点,就可能涉及该公司技术。

吃下TikTok并不容易:技术和工程师团队均难以出售 科技 第2张

众所周知,字节跳动旗下的“海外版抖音”TikTok 正是基于分析用户行为以推送个性化内容的算法。

“如果字节跳动计划出口相关技术,应该履行申请许可程序。”崔凡说,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能够取得快速发展,依靠的是其国内强大的技术支撑,它源源不断地向境外公司提供最新的核心算法服务,这就是一种典型的技术服务出口。如果它的国际业务要继续顺利运营,无论其新的所有者和运营者是谁,很可能都需要从中国境内向境外转让软件代码或其使用权,也可能需要从中国境内向境外提供技术服务。

针对出口技术目录的调整,字节跳动发表的声明称将严格遵守《条例》和《目录》,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的相关业务。

《金融时报》援引接近 TikTok 出售谈判的人士的说法称,新政策可能搅乱字节跳动原本在本周就有望达成初步协议的谈判。鉴于出口管制的变化,现在评估任何交易都需要更长的时间。

如此一来,字节跳动要在 9 月 15 日的截止期限前达成 TikTok 出售交易,仍充满着变数和挑战。

有限出售的可能性

新规之下,存在中国不批准 TikTok 算法出口的可能性,但若交易依然进行,则有可能出现“有限出售”的折中方案。例如,字节跳动可以继续掌控 TikTok 所依赖的推送算法,而美国买家则掌管内容审核政策和用户数据等。

对美国买家而言,这节省了聘请工程人才和维护代码库所需支出。但字节跳动仍可能被指控干预美国 TikTok 的推送,违背了出售 TikTok 的初衷。

数字化转型专家熊节在接受 InfoQ 采访时表示,这种可能性并非完全不存在,但是概率很低。

熊节认为,TikTok 所使用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其核心是一个基于过往用户行为数据、经过机器学习训练之后的预测模型。在这个意义上,称其为“推送算法”是不准确、不恰当的,因为预测模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算法”(即:一系列解决问题的清晰指令),而是历史数据通过机器学习训练后的积累。尽管从预测模型中无法还原起初的用户数据,但其训练过程中使用的用户数据为模型贡献了负熵。简言之,推荐模型中蕴含了过往用户行为的信息

“因此,假设采用‘有限出售’的交易方式,将 TikTok 的内容审核政策及用户数据出售给美国企业,字节跳动继续控制其推荐模型,这就意味着未来 TikTok 用户的行为数据必须交给字节跳动,由后者来进行模型的持续训练,然后以服务的形式给 TikTok 提供推荐能力。这会带来两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第一,考虑到《目录》对相关技术出口的限制,推荐模型及服务很可能必须在中国境内提供,那么如何将海量的美国用户行为数据传回中国、进行预测、再及时传回美国,而不影响用户体验,这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可能难度很大。第二,从政治角度,我认为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应该不会允许‘将海量的美国用户行为数据传回中国’这一架构。”

熊节表示,上文所提及的“有限出售”方案,尽管在理论上并非完全没有可行性,但技术上有很大的困难,且很可能与美国日益明显的贸易保护主义趋势相背。所以,即便中国企业有面向世界开放提供 SaaS 服务的意愿,日趋保守和封闭的美国政府也很可能会禁止其国民和国内企业自由使用这些服务。而 TikTok 的潜在买家必然会考虑这些因素,因此“有限出售”方案实际上很难操作。

要吃下 TikTok 并不容易

“任何一家美国公司都会觉得吃下 TikTok‘非常具有挑战性’。”Snap CEO 埃文·斯皮格尔本周四在《金融时报》的一场活动上如此表态。

在埃文·斯皮格尔看来,即使收购了 TikTok,也很难买到其团队——“无论是谁收购了 TikTok,基本上都需要在没有任何工程人才……和核心技术的情况下从头开始构建整套核心技术来支持这项服务。”

埃文·斯皮格尔的顾虑也体现了“有限出售”方案的实施难处。同时,还有更多问题值得讨论,吸收 TikTok 的核心要点只是技术团队吗?政策所限制的“个性化推送服务技术”,是短视频行业的唯一核心技术吗?

“Facebook 的技术做得好不好?”有业内人士认为,TikTok 成败的决定性因素并不是技术,跟思维、人以及机遇有关。

熊节表示,个性化推送服务技术仍然是短视频行业的核心技术,但这项核心技术中起关键作用的不是算法,而是历史数据的积累。另一方面,华尔街、硅谷和华盛顿都高估了个性化推送服务技术的重要性。

“我个人认为,字节跳动在运营上的能力,尤其是地推和拉新的能力,一向是头条、抖音、TikTok 的核心竞争力。内容平台的核心在于优秀的创作者,字节跳动用中国特色的运营能力获取了一大批‘草根’创作者,再赋能这些创作者创作出了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这是其业务模式真正的独特之处。不过运营能力很难被量化,很难在资本市场上讲出故事,所以大家都有意无意地忽视它、更重视技术能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 TikTok 和其他若干中国互联网企业被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吓阻、陆续放弃美国市场,美国的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损失不一定是技术上的,反而可能是运营理念上的。”熊节进一步指出,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可以从封锁与保护中获益,但同时也会失去直面外来竞争者、提升自身竞争力的机会。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吃下TikTok并不容易:技术和工程师团队均难以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