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这些为了微信起诉总统的美国华人们

这些为了微信起诉总统的美国华人们 推荐 第1张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美国时间8月6日晚上,美国华人的微信群与朋友圈陷入了一片慌乱。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关心同一个话题:微信到底会不会被封杀,没有了微信该怎么办?就在这天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接连颁布两道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名,在45天后封杀中国两大移动互联网应用TikTok和微信。

虽然行政命令并没有明确禁止使用微信,而是禁止美国公司或个人与腾讯发生任何与微信有关的交易(Transaction),但其中所提到的2019年5月15日第13873号行政命令规定,下载和安装同样属于“交易”的范畴。而且行政命令里的“美国个人”(US Person)也把美国永久居民和美国法律管辖的实体包括在内。

虽然在美国企业巨头的集体呼吁下,白宫的强硬态度有所软化,可能不会迫使苹果和谷歌商店在其他市场下架微信,也不会阻止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继续在微信平台运营;但美国市场在9月20日之后情况怎样,美国华人能否继续使用微信,依然是个未知数。具体如何封杀微信交易的细则将由美国商务部制定出台。

起诉总统保住微信

这种模糊不清的封杀令点燃了美国华人世界的恐慌情绪。由于担心微信被封杀导致突然失联,华人们纷纷在朋友圈贴出自己的WhatsApp、Line或是Telegram二维码,提前将自己的微信好友转移到这些替代平台。但这只适用于美国好友。由于这些应用在国内无法使用,如果没有微信,美国华人就成了网络孤岛,他们再也看不到国内亲友的朋友圈。

就在美国华人集体忧虑没有微信怎么办的那个晚上,一个美国地区的微信群里却在讨论完全不同的对策。“总统令出来之后,群里就在讨论这个事情。倪非律师提到,华人应该站出来抗争,争取自己的权益。他的呼吁得到了很多律师的响应。大家决定各自出钱出力,几天后就创建了非盈利机构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以下简称:美微联会),决定起诉白宫来维护华人使用微信的权利。”

美微联会发起人之一的吴圣洋律师这样向新浪科技回忆说。这个微信群的群主是纽约地区英卓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曹英律师,现在是美微联会的主席;而群里的成员也都是美国的华人律师。虽然美微联会网站上列出了五位华人律师发起人,但吴圣洋律师解释说,其实发起人远不只网站上列出的五人,只是有些人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姓名。

美微联会的几位发起律师都有各自的业务方向,曹英律师的主营业务是工作签证和移民,振臂一呼的倪非律师专注于商业诉讼领域,而吴圣洋律师则专注于人身损害赔偿以及劳工法领域。这起诉讼的具体落实交给了德恒律师事务所硅谷办公室的首席律师朱可亮律师,他在跨境投资与美国合规领域有着丰富诉讼经验;而其他几位律师也在担任支持工作,包括原告沟通和证据收集。

美微联会主席曹英律师则对新浪科技强调,美微联会代表的是一群身在美国的普通微信用户。“我们代表的,只是美国境内一群喜欢刷朋友圈,盼着抢红包,打表情包大战的最普通微信用户……除了‘普通微信用户’这个身份外,我们与腾讯公司完全无关。美微联会与任何政党、政府、或腾讯控股公司及其相关机构均无任何利益关联。”

这些为了微信起诉总统的美国华人们 推荐 第2张

微信在美国有千万级别的用户,最核心的用户群体就是500多万美国华人,尤其是第一代中国大陆移民。微信是他们和国内亲友联系的纽带,是他们平时获取资讯的主要渠道(很多移民都通过华人资讯公众号看中文新闻,而不愿意直接看美国主流媒体),是他们日常生活所需的工具(在纽约和加州等华人聚集地区,华人超市和中餐馆都接受微信支付,华人电商和外卖平台都支持微信账号登录)。

加州硅谷起诉总统

经过紧张的一周筹备,美微联会在8月15日正式宣布聘请加州知名律师比恩(Michael Bien),将起诉白宫的重要任务交给了这位有四十多年诉讼经验,与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都有过多次诉讼经历的资深律师。比恩、朱可亮和倪非三位律师组成了原告主案律师团。

这些为了微信起诉总统的美国华人们 推荐 第3张

一周之后的8月21日,美微联会在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正式提交诉讼,起诉总统特朗普和商务部长罗斯,并将诉状送至了美国政府的代理律师(即美国司法部)。法院随后指定了主审法官劳伦·比勒(Laurel Beeler),后者是2010年由前总统奥巴马提名的联邦治安法官。

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位于硅谷圣何塞。相对其他地区法院来说,这里的法官更为偏向自由派。因为美国诸多知名科技诉讼案,这个法院也频繁出现在科技新闻,包括三星和苹果专利大战,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高通的反垄断诉讼案都是在这里审理的。近期美国诸多行业协会也选择在这里起诉特朗普政府的H-1B工作签证冻结令。

“比恩和朱可亮律师是我们选择加州北区起诉白宫的主要原因。他们在这里有着丰富的诉讼经验。而且加州的联邦法庭在保护少数族裔等比较进步的案例判罚会更多一些。”吴圣洋律师这样解释说。曹英律师也提到,“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在民权宪法类的案件中有丰富经验。”

8月28日,美微联会正式向法庭提出禁止令申请,请求法官下达禁令,阻止特朗普的微信封杀令生效。曹英律师对新浪科技解释说,由于诉讼程序需要时间,只有在8月底提交禁止令申请,才可能让法院在9月中旬及时召开听证会,尽量在总统命令生效之前阻止白宫封杀微信。“我们不想美国微信用户受到禁令影响,不想美国微信用户和亲友失联。”

为什么要起诉总统?

为什么要起诉总统来维护微信?“在华裔社区做什么都离不开微信。“就像是日本人用Line,韩国人用Kakao Talk,中国人就是用微信的。要和家人每天联系,华人教会要传教,朋友要聚会聊天,社区要组织活动,甚至政治活动拉选票,都是通过微信进行的。2015年纽约华裔警察梁彼得误杀黑人的案件,华裔社区也是通过微信组织联名抗议活动,最终帮助梁彼得获得缓刑而免于入狱。”吴圣洋这样解释,他已经来美国十年了,从2011年就开始用微信,微信也是他为华人客户服务的重要工具。

美微联会宣布要起诉特朗普总统之后,“我们得到了很多华人的支持,但也有很多华人不支持。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很多人都被微信封号过,这两年还愈演愈烈,他们当然会对腾讯不满。虽然我对腾讯乱封号也很不满,但一码归一码,这个应用和我们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吴圣洋律师介绍说。“我们决定起诉美国政府之后,美国中部有一个农民也来支持我们。我们问他你也用微信,他说是的,我通过微信买农产品给中国人,不让用微信我就没法向中国人卖货了。”

除了美微联会,新浪科技还在原告栏里看到了几位普通的美国微信用户。其中大多是华人,也有一位非华人。据了解,他们的身份大多是美国公民,也有永久居民和工作签证。诉讼文件显示,这些原告都用微信和国内的亲友联系,用微信获取各种新闻资讯,用微信运营自己的企业或非盈利机构。

Bao JinNeng是纽约新生命华人基督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平时通过微信群来分享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生活感悟。疫情期间无法去教会参加崇拜,教会每周五和周六晚上也在微信群里网上慕道。彭一玲(Elaine Peng)和Xiao Zhang则是两个非营利组织“美国华裔精神健康联盟”和Hita基金会(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友会教育基金会)的创始人,分别为华人社区提供精神健康教育服务和为黑龙江的残疾高中生群体提供帮助,微信是她们开展业务和筹款的重要渠道。

美国美食生活资讯服务平台吃货小分队及其创始人Fangyi Duan则双双出现在原告行列。在被问及为什么加入原告起诉美国总统的时候,她对新浪科技表示,“愿意冒险站出来发声的不多,如果自己能做点事就应该站出来。”吃货小分队主要向北美地区的华人提供美食生活旅行资讯服务,他们的业务并不涉及微信支付,但微信是他们获取广告营收的重要渠道。

她向新浪科技介绍说,虽然吃货已经在做多元化战略,除了自己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还有微博、小红书、抖音、Ins和YouTube等等;但微信却是最垂直的华人流量来源,美国华人还是最爱用微信。吃货小分队在微信上运营着十多个公众号。起诉文件里显示,吃货在微信上有74万活跃粉丝,每年营收有七成来自于微信平台。

新浪科技同样联系了其他几家业务依赖微信平台的华人本地电商、支付或者资讯平台。他们坦承,如果没有了微信,自己的业务和营收会受到很大影响。不过,他们都婉拒了新浪科技的置评请求,要么完全拒绝谈及这一诉讼,要么委婉表示“不愿意参与政治”,但表示佩服站出来起诉白宫的华人。

言论自由种族歧视

美国华人为了继续使用微信宣布起诉特朗普总统,这吸引了《华盛顿邮报》、彭博新闻、ABC等诸多主流媒体的报道,也给美微联会带来了诸多法律专家的支持。在美微联会申请禁止令的动议文件中,最知名的法学专家证词莫过于美国宪法领域的重量级人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院长切米任斯基教授(Erwin Chemerinsky)。

这些为了微信起诉总统的美国华人们 推荐 第4张

曾经作为首席律师在最高法院赢下多起焦点宪法和民权案件的切米任斯基教授在书面证词中写道,特朗普总统封杀微信的真正动机源自于对华人的歧视,严重侵犯了美国微信用户的多项宪法权利。这也是美微联会起诉特朗普的两大诉讼方向:封杀微信不仅是限制了华人的言论自由,更是对华人群体的种族歧视,因为微信是华人群体必不可少(Essential)的通信平台,也是言论自由的延伸。

不过,特朗普在封杀微信的行政命令中援引的法律依据是《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案》(IEEPA)。这项1977年制定的法律授权美国总统在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遭受“不同寻常威胁”(Unusaual Theat)时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对外国企业实施制裁和应急行动,禁止美国企业和民众与被制裁对象进行任何交易。过去三十多年,美国政府多次启动IEEPA制裁恐怖主义、计算机入侵和贸易纠纷,或是延长出口管制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几十年来,美国国会始终没有对“国家紧急状态”、“不同寻常威胁”、“外国政府和国家的利益”做出具体限定,这也是意在给行政分支更多的灵活空间。此前也曾经有被制裁的机构试图通过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或是第五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来挑战IEEPA,但几次诉讼都以失败而告终。法院也不会公布政府提供的相关证据。

“法律上基本没有胜诉可能”,一位硅谷知名华人律师看过诉讼文件之后对新浪科技表示,挑战IEEPA几乎没有成功先例。这个国家安全法律给了总统极大的操作空间,法院也不愿意会碰国家安全的问题。他个人不看好美微联会起诉白宫的这一诉讼;但他又补充说,自己在道义上支持华人维权,不希望具名评论。

但吴圣洋并不这么认为,“IEEPA的确是一个重要法律,也少有挑战成功先例,但这项法律并不是可以无限扩张的,总统过度侵犯宪法权利的话,总会遇到法律的边界。不然还要三权分立干嘛?即便没有我们,也总会有人挑战的。法院或许不会去论证是否真的有国家安全威胁,但我们也相信可以在言论自由权下,继续保留微信的使用权。”

“微信如果有什么违规之处,有什么侵犯用户隐私行为,美国政府完全可以处罚腾讯,我们没有意见。如果微信真的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那么美国政府和情报部门这么多年都在干嘛?我们不愿意涉及政治问题,也不想评论中国和美国关系,但我们认为美国联邦政府做事必须要有边界,不能什么证据都没有,什么程序都不管,随便给个国家安全的理由,就切断500多万人的通信平台”。他对新浪科技说。

华人只能自己维权

吴圣洋向新浪科技表示,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已经确定9月17日上午9点半召开听证会,听取双方律师的庭审辩论,随后决定是否下达临时禁令,暂时否决总统行政命令以待后续诉讼。在此之前,美国司法部会在9月8日提交抗辩文件,而9月11日原告律师团会针对被告抗辩书提交反对意见回复。

据美微联会预计,如果在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败诉,他们会立即上诉到旧金山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再次申请禁止令,上诉的可能性超过90%。如果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加速审理,会在1-2个月内完成审理。如果上诉再次失败,他们还可以选择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但是否受理案件则由最高法院大法官来决定(受理案件需要四名大法官同意。)

吴圣洋还提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遭遇诉讼之后,美国政府可能会在具体的封杀细则上做出一些让步。从目前与美国司法部的沟通态度来看,政府也有可能在“封杀交易”的问题上缩小解释权,保留微信正常沟通的功能,而不是扩大解释权。但他强调,目前还无法预测最后的解决情况。

另外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律师费用。美微联会已经完成了第一期10万美元的筹款目标,接下去将进行第二期10万美元的筹款活动。吴圣洋向新浪科技介绍称,“因为这个案件时间紧迫,比恩律师是放下其他事务接手的。资金将全部用于诉讼相关的律师费和专家证人费用,款项支出情况会在审计之后在美微联会网站上公开。很多律师都捐出了1000美元,我们也看到不少5块10块的款项。”

在新浪科技的采访中,曹英律师多次强调,美微联会和腾讯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联系过腾讯。吴圣洋律师就此补充说,“其实我们内部也讨论过是否应该联系腾讯,我们知道腾讯聘请了美国顶级律师Roberto Gonzalez(注:前美国财政部副总法律顾问)去游说微信禁令一事,但最终还是决定不联系。我们定位是维护自己通信权利的普通用户。腾讯愿意怎么游说美国政府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也没有联系过我们。”

美国市场只占到腾讯全球营收的不到2%,如果腾讯为了避免遭受美国政府制裁打压,主动放弃服务美国用户(就像此前他们在印度市场所做的),美微联会还会继续起诉吗?面对这个尖锐的问题,吴圣洋律师坦承,“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也许腾讯不在乎美国这500万华人微信用户。也许对腾讯来说,我们确实并不重要,他们也犯不着去和美国政府斗争。但无论结果如何,美国华人只能靠自己去争取自己的权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这些为了微信起诉总统的美国华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