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

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 娱乐 第1张

新京报9月5日报道 “‘代拍’我这儿后知后觉的,何时出现的新兴产业?难道就没有人能管他们吗?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的!”日前,艺人章子怡发布的一则微博,将代拍群体带入公众视野。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代拍行业早已形成完整产业链。

黄牛收集航班信息公开售卖,代拍购得后根据明星行程在机场蹲守,拍摄所得照片或视频,再出售给粉丝或发布在社交账号上吸粉牟利。而这些代拍人员通常混杂在粉丝中间,难以辨别。

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 娱乐 第2张

机场T3航站楼扶梯处,多人在拍刚抵达的明星。

混杂在粉丝中的机场代拍

“来了,来了!”

9月1日午间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内,低头刷航班动态的桃霖(化名)听到呼喊声后,举起单反相机向接机口冲去。

这是一名年轻男歌手。几十名“粉丝”围成了一个U型,桃霖成功挤到人群的最中心位置,拍摄到歌手的正面照片,跟随着对方的步伐倒退移动。一旁的助理不断用手掩护着歌手,大声说“让一让,让一让”。

接机口到上车点不过三四百米的距离,因为被“粉丝”围堵拍照,歌手走了近20分钟。

到达车库后,歌手与大家告别。车门一关,桃霖就开始低头查看相机里的照片,挑选几张合适的倒入手机后,她打开修图软件进行调亮、美白等,一番精修后的照片被发送到微信聊天对话框的另一端。

桃霖实际是一名兼职代拍。闲聊中她提起,自己还是北京一名大学生,由于长期追星,接触到代拍群体,开始了兼职的代拍工作,只要学校没有课程或者是假期,她就会前往首都机场蹲守,“如果有人问,我们这些代拍都会说是明星粉丝。”

由于租住在门头沟,1日这天,她早上6点半就出发前往机场,这位歌手是她上午代拍的第二位明星了,“一般我来一趟就会蹲守一整天,直到当天的最后一个明星离开。”

当日13时14分,微博上出现这位歌手在机场的照片和视频,这背后是“粉丝”的功劳。全部流程结束后,聚集的人群中有人选择离开。但多数人还是和桃霖一样,继续蹲在接机,等待拍摄下一位明星的到来。

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 娱乐 第3张

有人以3元钱的价格售某卖明星的身份证号。截图

5元即可查询明星航班信息

这些明星的航班信息,桃霖是从网上的黄牛处购买的。

9月1日,职业代拍林华(化名)向新京报记者展示其获得的明星航班信息,显示当天有19位明星将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信息精确到明星乘坐的航班号及起飞降落时间。

林华提到,如果不怕麻烦,代拍甚至会直接购买明星的身份信息,自行查询明星的日常行程;也有黄牛专门负责查询全国各个机场的明星动态信息,然后对外售卖。“我拿到的航班信息就是买来的,也很便宜,自己一个一个查又麻烦又费时间。”

按照林华的指引,新京报记者在QQ和微信中以“明星行程群”“代拍群”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发现各类售卖明星航班信息的群聊,群成员基本都有400多人。

陈翔、大张伟、张靓颖明日飞北京”“可查李现航班信息”“售范丞丞厦门剧照”“一手整理,包更新”。记者加入的几个群聊中,群成员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布明星航班信息,并表示低价出售,有意者私聊。

新京报记者以粉丝的身份与群主“追星助手”联系。对方表示查询任意一位明星的航班信息只需要10元钱,如果想查某机场当天都有哪些明星经过,只需要5元钱。

此外,这名卖家还提到,他拥有众多明星的身份证信息,“3元一条,200元打包卖,如果你不嫌麻烦,可以根据明星身份信息自己查航班。”

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 娱乐 第4张

在一个代拍群里,有人售卖明星的航班信息。截图

买家购买照片吸粉牟利

王星星(化名)从高中时期就开始追星。当一些线下活动或机场接机她无法到场时,就会寻找代拍的帮助。

谈起为何要买代拍的照片,王星星坦言,不仅仅是为了获取偶像的最新动态,当自己首发某些照片时,还会有一种“成就感”。

追星久了,王星星认识的代拍就比较多。“代拍”会经常在朋友圈或者粉丝群发布信息,加上比较吸引人的图片描述,“我就想看看这个图到底什么样,就像打开盲盒一样。”

在饭圈老粉菠萝油(化名)看来,从代拍手中购买明星照片的,只有小部分是单纯的粉丝行为,多数买家实际都是“站姐”,为了活跃自己的个人账号,并以此获利。

在饭圈文化中,“站姐”是指那些管理“站子”的女性。“站子”则是及时发布艺人行程和照片的社交媒体账号。

“有些活动‘站姐’无法到场,为了保持账号的更新频率和人气,她们会向代拍购买最新图片,以此维系自身的影响力和吸粉。”菠萝油提到,当积累了一定的照片后,“站姐”还会出一些写真集等周边产品卖给粉丝;当账号粉丝上百万后,她们也可以接一些广告。

粉丝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大粉”,也会购买代拍图,并在个人账户上发布。账户中偶像的动态越多越快,粉丝也会逐渐增多,这些“大粉”则能从中获益。诸如偶像的一些活动会给予他们相应的名额和福利,影响力高者还会接到一些产品的推广。

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 娱乐 第5张

机场VIP停车场门口,有直播人员被到场的民警制止。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摄

明星和拍摄难度决定照片价格

北京首都机场的出发层和到达层,每天都有明星身影。

桃霖提到,一天时间里,她至少能等到八九位明星,赶上某节目录制,甚至会有几十位明星。兼职代拍的这一年,她的生活开销均靠代拍酬劳维持,还攒下了5万元的存款。

“我不过是刚入行的新手,装备和资源并不充分,收入并不算高。”桃霖称,职业代拍不仅帮买家拍摄明星照片和视频,还会自己发布微博、抖音等社交账号,并售卖明星签名照等周边产品。

明星代拍照的价格并不固定,只要买家和卖家双方接受,即可进行交易。9月2日,新京报记者通过代购群,购买了9张某选秀明星的机场照片,对方要价100元,几番商讨后,对方最终同意将价格降低为50元。

粉丝王星星提到,照片的价格实际要视明星和拍摄难度而定。她购买过50张某突然爆红的演员机场照片,花费了两三百元,而几张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剧透图,甚至需要上千元。

粉丝和代拍之间,有时没有明显的界限。王星星时常去参加一些活动,拍完自己的偶像后,她也会顺便拍一些别的明星,然后卖给相应的粉丝。

王星星觉得,代拍只是为了赚钱,如果明星拒绝或者打扰到他们拍照,双方甚至会发生争执。为了保障偶像权益,有些粉丝后援会并不鼓励机场接机行为,因此代拍机场图的生意也受到影响。

未经许可拍照牟利涉嫌违法

在北京首都机场内部和周边,安保人员有时也会驱散代拍群体。

机场一位民警提到,有警车的地方,以及有民警执勤的地方都不允许这些人随意拍摄。代拍之外,机场还有很多直播博主。有时这些博主是边走边直播,短时间聚集,这种就不好锁定位置。

“问他们,他们就说是等着接朋友或者是粉丝等爱豆,没有违法行为发生,我们也不好管。”上述民警说。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认为,一般情况下,无论是真粉丝还是代拍,如果其行为过激以致乘客错过登机时间,扰乱了机场的正常工作秩序的话,该行为就可能构成扰乱公共秩序的一种,也可能属于违法犯罪行为。

“如果明星明确表示拒绝拍摄,但粉丝依然拍照并以此获利,那么相关拍摄者已触犯了法律,”付建说。

此外,付建提到,如果不是明星方面主动公布自己行程等相关信息的话,无论粉丝和代拍者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取得明星的航班信息,都存在违法犯罪的可能。如果有人以谋利为目的出售明星的航班信息,其行为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责任编辑:张龙儿_NBJS11351)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明星代拍产业链:从行程跟踪到代拍吸粉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