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

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 社会 第1张

8月20日,从事生态有机蔬果产业的安叶突然收到了来自金牛区法院的传票,一位龙姓女士起诉安叶侵犯其名誉权。法院将在9月10日开庭。

安叶表示,起因是因为龙女士利用在自家农场度假时拍摄的照片,在朋友圈、微信群售卖西双版纳的生态芭蕉,甚至还搭自家的冷链物流车送货至成都,被她发现后在朋友圈发布消息予以了揭穿,“我都没有起诉她盗用我公司信息,反而被她起诉。”

对此,龙女士则表示,自己并没有使用任何关于安叶家的农场信息销售芭蕉,至于照片,只是生活记录。起诉安叶的原因,是因为对方在自己记录生活的照片上“PS”了断章取义、不符合事实的内容并大量转发,“这不是成年人的处理方式。”

目前,安叶表示,自己正在收集资料,起诉龙女士盗用公司信息。

客户询问:

有人在卖她家芭蕉,还更便宜

原来对方用了她家农场图片

“她也是我们的客户。”安叶说,从事农业产业的她是在2016年开始在西双版纳开始开设生态农场,售卖生态食材,而龙女士是2018年前后成为农场会员,加入会员群,并在2019年通过众筹认股的方式,成为其中一家店的股东,但只享受分红权。这一点,红星新闻记者从安叶提供的与龙女士的合同协议上确认。

去年寒假,通过提前联系预约,龙女士一家5口在安叶位于西双版纳的农场度假,后因疫情原因滞留,一直到4月初才返回成都。安叶表示,因龙女士一直向其表达合作加盟意愿,也在向她请教生态种植的相关信息,安叶说,因此自己并没有设防,坦诚相待,但最终沟通的结果,并未达成合作,也有员工和当地村民告诉过安叶,龙女士在农场期间,曾有意向他们打探过涉及商业有关信息,安叶表示,因没有造成实质损失,她也没有在意。

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 社会 第2张

安叶在朋友圈澄清时,使用龙女士与小黄的聊天记录做说明

直到龙女士返回成都后,一位客户向安叶发消息,说龙女士在销售西双版纳生态芭蕉,“客户就来问我,说她卖的同样是我家的芭蕉,为什么我的要贵些。”安叶这才通过客户提供的截图发现,4月20日前后,龙女士在朋友圈、微信群中售卖西双版纳生态芭蕉,但所使用的图片均是龙女士的孩子在自家农场砍芭蕉、吃芭蕉的照片。同时,安叶还在龙女士发布的到货信息配图上发现,竟然是自家的冷链配送车,取货地点,也是在自家位于成都翡翠城的店铺外。

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 社会 第3张

客户提供给安叶的,龙女士发布的广告信息,安叶表示,图片均在自家农场拍摄

安叶询问农场股东兼司机小黄才得知,原来是龙女士私下联系小黄,免费为她带货。

安叶表示,她更气愤的是,此前给龙女士提供过生态胡萝卜产品,但后来因农场货量不足,优先保障会员,就没有再供货,龙女士竟然让人从市场上购买普通的品相不好的胡萝卜假冒,“这是扰乱市场,而且生态食材的客户很多都是癌症患者、生病的小朋友,对生态食材的品质要求很高。”安叶说。

发文揭穿:

在朋友圈微信群澄清谴责

对方却起诉她侵犯名誉权

“我们行业的圈子很小,她的客户很多也是我们的客户。”安叶表示,龙女士这样的行为,让很多客户以为是他们在合作,产品是安叶家农场的,还比农场价格更低,于是,5月4日,她在朋友圈、客户微信群发布了龙女士出售芭蕉的信息截图、其丈夫在冷链物流车前合影以及龙女士与小黄的微信对话截图,谴责这个事情。

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 社会 第4张

安叶在朋友圈澄清时,使用龙女士与小黄的聊天记录做说明

正是因为这些信息,龙女士将安叶告上法庭,起诉她侵犯名誉权。对此,安叶很不解,“我作为生产者,被剽窃了信息,就像偷了我的东西,我还不能说了?”

向安叶询问龙女士是否与农场合作的一位客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是在龙女士的微信群里看到了团购生态芭蕉的信息,虽然没有购买,但她认出了配图照片是安叶农场,以为是安叶与龙女士合作,“后来偶然问了下安叶,才知道不是。”

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 社会 第5张

客户提供给安叶的,龙女士在群里公布物流信息

安叶家农场的司机小黄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芭蕉是龙女士在当地一位村民处购买的,但当时告知他是村民免费赠送给龙女士的,请他从西双版纳带至成都,大约有30公斤左右。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龙女士是将这些芭蕉出售。他曾发消息谴责龙女士欺骗的行为,并讨要车费,但没有得到回复,且并被拉黑。

“她跟我说想和我合作。”小黄说,龙女士问过他安叶家农场哪些产品好卖,他也曾帮对方购买过一些当地的猪肉等。但因为并没有合作意向,他也向安叶说明过情况,提供了所有聊天记录。

对方辩解:

未使用她家产品信息

照片只是农场度假生活记录

9月3日,红星新闻记者电话联系到龙女士,她表示,之所以起诉安叶,是因为也许双方有些误会,但本着就事论事的态度,安叶可以直接与自己联系沟通,而不是使用本人、客服和员工微信,发布威胁和与事实有出入的信息,而且在她记录生活的图片上,“ps”上不适宜的文字,断章取义的内容,还要求他人转发,“不是成年人的处理方式。”

龙女士表示,自己与安叶认识四五年,还是其成都翡翠城店的股东,去年,是安叶游说加盟,邀请去农场度假,她也想进一步对合作伙伴、基地和管理等情况进行评估,所以就去了。

“我也是个妈妈,从事保险行业,之前也有介绍客户给安叶。”龙女士说,她的初衷是认可安叶家的产品,愿意合作,但因为条件苛刻,自己最终没有付款。而在西双版纳度假时间长,客户和朋友都知道,所以龙女士想从安叶家购买一些胡萝卜送给大家,但安叶表示要优先保障会员,迟迟不发货,而她已经做出承诺,没有办法,只有从菜市场购买。

龙女士表示,芭蕉在版纳到处都是,之所以售卖,是因为当地一位买手联系她,表示收购多了,因为自己恰好有需求,正好也帮忙消化一些。而自己所有的宣传信息,没有通过安叶家的微信群,也没有提到安叶家。使用的照片,确实是在安叶家拍的,因为疫情期间也没有办法去其他地方,是关于生活的记录,与后面售卖的芭蕉没有特定的关系,客户向自己购买芭蕉,是因为客户对自己的信任,“事实上来说,我是安叶家的股东,发一些照片,有问题吗?”

对于所销售的芭蕉是跟随安叶家的物流车运输到成都,龙女士表示,自己购买了产品,只负责提货,用什么方式运输,不是自己能操控的。同时,龙女士也否认了自己认识安叶家负责运输的司机小黄。

但在安叶提供的聊天记录中,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龙女士一直与小黄保持着联系,主动了解物流车抵达的时间,龙女士还邀请小黄到家里借住。小黄也证实,他与龙女士一直都认识。

目前,安叶表示,正在收集资料,起诉龙女士盗用公司信息。

律师看法:

农场老板行为不构成侵害名誉权

对方或涉虚假宣传,面临行政处罚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刘秀律师认为,龙女士在安叶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安叶所拥有的农场及产品等照片作为宣传资料,在微信朋友圈中进行宣传并销售,但实际上所售芭蕉并非来自农场,可能存在利用安叶农场商品的商誉“搭便车”销售自己从其他渠道所购商品以获得超额收益的情形,这种行为是一种侵犯商誉的典型行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安叶本人及农场有权请求龙女士承担侵权责任。此外,龙女士以普通芭蕉冒充生态芭蕉出售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或将面临行政处罚。

至于安叶是否侵犯了龙女士名誉权,根据《民法总则》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侵害名誉权应当具备以下侵权行为、侵权结果、行为与结果间的因果关系等构成要件。本案中,安叶将龙女士所发朋友圈的截图添加一定的文字并将该信息在微信朋友圈这种公共平台发布,虽然属于公然传播,可能会对龙女士的社会评价造成一定影响,但安叶所使用的图片并非捏造,所添加的文字是其对事实的一种理解和阐述。此外,龙女士欲起诉安叶侵犯其名誉权,对损害结果负有举证责任,事实上很难举证证明,因此,律师认为:在本案中,很难认定安叶的行为侵犯了龙女士的名誉权。

四川凡高律师事务所林小明律师认为,从本案具体情况而言,无论是安叶邀请龙女士加盟,还是龙女士主动与安叶谈合作,可以确定的是双方最终并没有合作。安叶发布朋友圈“澄清”相关信息并转发的行为,如果其发布内容具有真实性,那么安叶并没有侵犯龙女士的名誉权,而龙女士的行为反倒可能涉嫌虚假宣传或不正当竞争。

名誉权是指人们对于公民或法人的品德、才干、声望、信誉和形象等各方面的综合评价。如果侵权人实施了侮辱、诽谤等行为,以语言或者行为等公然损害他人人格,毁坏他人名誉,并且对受害人的名誉造成了较为严重的损害,使受害人感到社会压力或心理负担,同时可能造成对其社会评价的降低,那么就构成侵害名誉。但就本案而言,安叶发布或“澄清”相关的内容属于真实情况,并且没有使用虚假或者捏造的内容,对龙女士进行侮辱或诽谤从而造成其社会评价降低,因此,其行为不构成侵害名誉权。

倘若安叶发布的“澄清”情况属实,那么则可以表明龙女士的行为属于采用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对安叶而言,龙女士的这种不正当竞争行为侵害其权利;对公众或者消费者而言,龙女士这种不诚信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同时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应当被叫停。

(原标题: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

(责任编辑:覃肄灵_NB17208)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有人卖芭蕉配了自家农场图 老板发文揭穿反被起诉侵犯名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