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宋丹丹:找到最适合我的职业是最大的福气

宋丹丹:找到最适合我的职业是最大的福气 娱乐 第1张

原标题:宋丹丹:找到最适合我的职业是最大的福气

2020年8月25日,演员宋丹丹年满60周岁,按照正常的人事变动,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正式退休。剧院近日回应表示,“退休并不意味着不演出了,该演出还会演出”。此前,宋丹丹表示今年(2020年)将是她最后一次登上春晚舞台。

今年(2020年)年初,宋丹丹接受总台央视记者王宁专访时说自己是“最幸福的演员”,对“笑星”的标签也释怀,“感恩这个标签”,认为一个演员一生中最重要的几个人物形象,都是通过自己的小品带给观众的,“这个标签太重要了”。

我是演员:老老实实做人 认认真真演戏

60岁退休演员:没息影,还希望可以演戏

宋丹丹:每一个人都得退休,我60岁是在剧院退休。但是我会拿出一定的精力,在不辛苦的情况下,还希望可以演戏,我不会说告别,我就回家息影了,没息。

记者:太好了,那我们就放心了。

宋丹丹:我觉得作为一个女演员,作为一个艺人,我60岁,40年在舞台上荧幕前,我觉得我已经是最幸福的一个演员了,我觉得我的幸运,我左右一回顾很少有人像我这么幸运。现在还可以坐在这,侃侃而谈,然后笑着回顾自己的一生,总结自己的一生,一个从艺40年的,好像是有分量的艺人在跟你聊天,我就觉得我非常非常满足。

像工人的艺人:很努力,但奥斯卡获奖感言不必了

记者注意到宋丹丹用的是“艺人”而不是“艺术家”。

宋丹丹:谁能称的上是艺术家呢,我觉得我就做艺人也挺好的,就像工人,但是我很努力,很努力。

记者:那段时间会被媒体,包括被很多观众,因为春晚(小品)给你贴上了女笑星这样的标签,所以让你没有办法再演影视剧。

宋丹丹:我现在非常感恩这个标签,这个标签是我今天坐在这,回过头来看,我作为一个演员一生最重要的几个人物形象,是通过小品带给观众的,这个标签太重要了,我年轻时候不觉得。人在年轻的时候你总是想要的更多,你已经在喜剧上有这么多人认可了,然后你还想当更伟大的艺术家,你还想演正剧,你还想演电影,你还想去得奥斯卡。

记者:对,你心中的奥斯卡梦呢?

宋丹丹:你已经准备好了发言了,只能在生日的时候跟家人说了,其实都不必了。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是离名利最近的,诱惑最多的一个行业,然后你有了就还想要。你都两栖了,你会唱歌会跳舞,你想三栖,你还想做商人,你还想做作家。

记者:你什么时候有这个阶段?

宋丹丹:我没有。

记者:从来没有?

宋丹丹:从来没有。我就想做一个好演员,我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所以我现在会提醒我的孩子,我的干女儿、干儿子,现在越来越多,他们也很多都是明星了,我老在嘱咐他们记住12字箴言,就是“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演戏”。你就做这一件事,别再想要的更多了,你已经是有名了,你就不要再想做最有学问的演员,或者是最能赚钱的演员,不要再去开采矿了,要专心做你自己的事,好好演戏,好好做人,我觉得这是最朴素的一句话,是过去老戏班,师傅会告诉徒弟的话。

面对争议:决定闭嘴 交给时间

宋丹丹:现在的媒体跟过去我完全不一样了,现在一件事一弄出来这件事本来是一个红色的,然后等到一散发出来就红色变成粉,粉变成灰,灰变成蓝,蓝变成黑,已经等到散播开以后,它已经完全是另一个颜色了。然后你要再想换回去,你得经过很多道,然后如果你想为自己换回去的话,你这一路得伤害很多人,所以我们都决定闭嘴,交给时间,时间是最有力量的,你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早晚看得清,不要着急。你是一个真诚的人,对于一个怀疑你的人,你就是一个谎言,你是一个单纯的人,对于复杂的人你就是心机,你是一个专业特别好的人,对于不懂专业的人就是白纸,你说它干吗呢,你何必要去解释呢,所以现在来什么事我都不说话,交给时间,无所谓。

记者:所以你说好像随着年龄越涨,人家会变成一个哲学家,如果到了60岁,还看不透一些事情的话那就白活了。

宋丹丹:当然了,我们就是演人的,我们演的每一个角色都在研究那个人的心理,而且人到了老,所有的本事都在消退,记忆力、节奏感,爆发力,可能都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好了,我们唯一涨的本事就是看人,就是你聊一会儿天就知道这个人,他不真诚,你可以不说话了,他在跟你装呢,演呢,算了,我们就不说了。然后跟这个人一聊天,我就想敞开心扉,因为你已经到了这个年龄不怕生活你自己有缺点或者你的生活有不如意,哪有百分之百如意的人啊,一个人在你面前,在朋友面前都把自己的生活装扮的百分之百的幸福和满意,要么它就是很短暂,他在热恋,要么就他在装,他不可能的,人没有一个完美的人生,都是有缺憾的,然后可能你最后什么都有了你身体不行了,都会有的。

回忆春晚: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躺在适合自己的床上做梦

29岁一夜成名:找到最适合我的职业是最大的福气

记者:第一次上春晚的舞台那些记忆有残留的吗?

宋丹丹:当时我非常后悔演第一个小品,魏淑芬。回到剧院,我觉得我们剧院老演员都在笑话我,我当时就觉得特别露怯。

记者:但是你看转年1990年又演了《超生游击队了》。

宋丹丹:年轻还是需要让更多的关注认识,另外我也喜欢演小品,我也觉得自己在喜剧上是有天赋的。年轻人谁会放掉机会呢?然后才慢慢的认识到春晚原来可以给人那么重大的机会,那个时候我演完《超生游击队》我才真正的感受到中央电视台的舞台的意义。

记者:有什么细节吗?

宋丹丹:第二天所有人都在议论我了,第一次感觉。其实魏淑芬完了还没有那么多人认识我,只是业内的人有人学我说话什么的。《超生游击队》我当时怀孕六个月,等我演完挺着肚子还去菜市场呢,那时候不觉得自己会有这么多人认识。但感觉已经所有人都在喊了:宋丹丹、宋丹丹。

记者: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有名了。

宋丹丹:一夜成名的感觉。

记者:那时候其实你才29岁?

宋丹丹:对。当时就觉得自己有才,现在觉得自己很幸运。现在你随着年龄你才发现其实高手在民间,其实很多有才能的人没有做适合他的职业,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有运气躺在适合自己的床上做梦的,我只是找到了最适合我的职业可以躺在最适合我的床上做梦,我觉得这已经是最大的福气了。

要有作品:没有人可以只要站在那儿,观众就满意

记者:其实演着演着,大家对你们的认可度已经越来越高,尤其是对你所塑造的这些形象,在一般观众心理好像觉得你演什么我们都笑,你只要一出来我们就高兴,那为什么你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呢?

宋丹丹:天底下没有那样的事,说你只要出来就可以,等你真出来了,观众就要看你给他什么了,没有人可以只要站在那观众就满意了,没有,你还是要有作品。弄不出东西的时候痛苦,大家在高度的注意力集中弄作品的时候,弄的是喜剧,每个人都皱着眉头,然后争吵。然后说好,我们休息10分钟吧,每个人满嘴都是特别可笑的,这就是我们的创作过程。所以我记得最后一个小品,我跟本山演完,他就号啕大哭了,压力释放。他到了化妆间就开始哭,我说本山你不能哭,你哭我也哭。

记者:为什么?

宋丹丹:压力,真的压力太的了。

记者:很多人其实都不了解,到底这个压力来自于哪?

宋丹丹:来自于你上了台,你一句包袱扔出来没声,你再扔出一句还没声,你就越喊声音越大,后来你看我自己也有小品,越来越喊。为什么,场子太大了,笼不住声,我们的体力、精力应付不了。

“唯一的天才演员”:算他说的准

宋丹丹:找到最适合我的职业是最大的福气 娱乐 第2张

记者:我记得好像赵宝刚在很多采访都说过,他觉得唯一的天才演员就是你,他用了在天才形容你。

宋丹丹笑称:行吧,算他说的准,唯一不要脸的演员就是我了。

记者:那你看证明演戏这事是需要天才的。

宋丹丹:对,它是如果你没有天分,你天天不睡觉咬着后后槽牙,你每天握着拳头没有用的,我觉得很大一部分需要天分,一小部分需要机遇、运气,然后是你得“咬后槽牙”。天才的演员不用那么“咬槽牙”。

感恩父母:给我快乐基因 痛苦时也能捕捉可笑的事儿

宋丹丹:我非常感恩我的父母,给了我非常多快乐的基因。我记得在我人生最低谷、最痛苦的时候,我的好朋友在一块劝我,我在嚎啕大哭。但是我会因为一个这屋子里面有一个人特别逗的动作,立刻鼻涕泡就喷了。我是一个有本能捕捉生活中非常可笑的事的人,瞬间会把我快乐的基因调动出来。我非常感恩我父母给了我这个基因,好像那个痛苦的时期是有一段,大概有一年。然后就会慢慢的就会过去,它不会一下子过去,就慢慢的,人生就是这样,都会过去的。

感恩不顺:从“黄毛丫头”到“宫女乙” 小时候多经受一点特别重要

宋丹丹:应该是我们学员班毕业,第一次跟剧院的老艺术家们合作同演一台戏,然后非常紧张拿到剧本,看见有年轻的角色,首先有西施,肯定是我们班的,因为年轻,然后继子需要一个女孩子,需要有孩子,还有老公在台上,会不会是我,有宫女乙,大段台词,等老师一宣布,导演一宣布,宋丹丹宫女乙,宫女甲一大堆台词,宫女乙括号,在宫女甲那大段台词写着,宫女乙惊恐状,这就是我站在宫女甲前面,大王自杀以后西施就不见了,我就做各种惊恐状,这是我第一个舞台戏,我觉得我非常非常感恩,就是我在这个行业的开始是没有那么顺利,包括我小时候,我就觉得我好像什么都特别倒霉,因为我小时候,头发特别黄,所以我的外号就叫“金丝猴”,每天下学一群男生就集体喊,“黄毛丫头去赶集,买个萝卜当鸭梨,咬一口死辣地,叫你黄毛丫头挑大的”就看一个女孩在前面跑就回家了放学。

我小的时候就是那种倒霉心态,快乐基因比较多,所以所有的倒霉在我这就特别快的化解。

记者:自愈能力很强。

宋丹丹:我就觉得你小的时候多经受一点这个,其实对人特别重要。你就完全还不明白人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太早太顺利得到太多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现在很多父母教育孩子怕输在起跑线上老希望他在班里是第一,老是希望他最聪明,其实我觉得不好。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宋丹丹:找到最适合我的职业是最大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