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疫情一折腾 美国航母又得996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疫情一折腾 美国航母又得996 军事 第1张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随着2020年接近尾声,美国海军开始总结本国海上力量在2020年的表现,但在巡航时间扭转过去多年颓势的“繁荣”之下,又要战战兢兢地迎来新一年的巡航压力;而与此同时,围绕欧洲防务的独立与否,三个西欧传统大国——英法德最近做出了不少看起来互相矛盾的表态,也让长期以来就各怀心思的欧洲防务一体化中的矛盾暴露无遗。

本来今年是美军机动部队风调雨顺的一年,愣是让美国海军自己祸祸的“抗压”了 图源;社交媒体

创下纪录的美国航母

上周末,美国海军常驻日本的核动力航母“里根”返回了母港横须贺,完成了其超过5个月的海上巡航任务。与此同时,该舰还创下了20年来美国驻日航空母舰的巡航时长纪录——连续执行巡航任务159天,仅次于1999年美国海军“小鹰”号航空母舰的176天。考虑到那次“小鹰”号的巡航还包括了前往中东水域的巡航任务,而眼下“里根”号的巡航范围仅限于包括南海在内的西太平洋,这次巡航在印太水域里的存在感无疑更高。

“里根”号的船员回横须贺港列队,“抗中”176天,感觉良好,甚至还想加班到年底 图源:美国海军

在“里根”号航母返航之前一周,美国海军研究所发表新闻表示,从1月31日开始计算,今年美国海军航空母舰在海上参与巡航的时间是855天次,相比2019年全年的巡航时长多了258天次,也就是大约40%的时间,同样创下了2013年以来美国海军海上活动的历史新高。

从对美国海军航母兵力的观察而言,这一情况的出现上并不意外:首先2019年是美国海军航空母舰活动的低谷年份,由于“福特”号迟迟无法投入部署,现役的“尼米兹”级又有多艘处在维护保养过程中,美国海军航母的巡航时间很难增加;而2020年虽然“福特”号依然无法投入部署,但由于其他多艘美国航母状况的改善,加上新冠病毒疫情后原本进行整合训练任务的“尼米兹”号被紧急投入到巡航任务之中,以填补“罗斯福”号航母靠码头防疫造成的空白,再算上包括“杜鲁门”号和“里根”号航母等几艘航母在疫情前后的“加班”,巡航时间的大幅增加也就毫不奇怪了。

美国海军也是“史无前例”,将几乎所有兵力调拨到了印太水域 图源:USNI

航母巡航绝对时间的延长对美军的国防态势自然是有好处的,2019年本来就是美国海军航母20年以来的活动低谷,最糟糕时候,缺乏航母的美军甚至被迫让“林肯”号超期执勤,以保证中东水域时刻能有可用航母的状况,这直接也导致西太平洋前后出现了近百天的航母空窗期;而2020年,虽然有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还有“罗斯福”号航母感染疫情后停靠关岛的耽搁,但美国海军在全球的“航母空窗”时间反而比2020年减少了。尽管从结果来看,今年美国海军的高强度前沿部署姿态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了国内总统选举上,最终没有在显而易见的军事行动中体现出来,不过在美军自己看来,2020年部署能力的增强“扭转”了自2017年以来逐年下降的航母巡航能力,算是一个不错的兆头。

在动员“尼米兹”号航母以后,美国海军在印太地区保持基本一航母,常态化双航母的兵力部署态势 图源:美国海军

不过另一方面,由于2020年美国海军的部署态势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将“尼米兹”号航母“寅吃卯粮”提前投入西太平洋的巡航来实现的,这也某种程度上让外界对于接下来的2021年美国海军战备水平持保留态度。按照目前的情况,“福特”号航空母舰在2021年依然不可能完善到可以执行部署的状态,美国海军在东海岸可以部署的航母就只剩今年8月返回美国本土的“艾森豪威尔”号一艘,按照计划,该舰将在明年年初开始投入部署,承担大西洋以及中东水域的巡航,至于2021年下半年的巡航部署,今年上半年刚刚完成部署的“杜鲁门”号可能就要再度出马;而在西太平洋水域,在“尼米兹”号提前部署之后,2020年因为新冠病毒疫情被迫中断海上巡航的“罗斯福”号现在已经开始为下一次部署进行隔离准备,算上明年已经基本完成了F-35C战机的改装和训练,可以投入部署的“卡尔·文森”号航母和驻扎日本的“里根”号,只要各艘航母不像今年的“罗斯福”或者“好人理查德”号这样突遭意外,2021年的美国航母巡航情况整体上不会比2020年有太大的下降。

卡尔·文森2021年也能出来 图源:美国海军

然而从长期情况看,美国现役航母们的维护保养情况并不乐观。随着上世纪建造服役的核动力航母的舰龄增长,航母每次进行维护所需要的工作量也逐渐增加,而美国国内用于维护包括航母在内核动力舰船的船坞目前只剩两个,分别位于美国的东西海岸。

但是近年来,由于美国海军的俄亥俄级战略弹道导弹核潜艇现在已经到了服役周期的后期,同样需要大工作量的维护,加之水下核威慑力量的优先级与航母难分伯仲,这就导致对核潜艇的维护工作要影响到对核航母的正常工期。

正在进行维护的美国海军“布什”号航母就是一个例子,该舰最初计划的维护时间只有10个半月,而目前已经被延长到28个月,比起最初的计划推迟了一年半——这还已经是把航母的优先度提到攻击型核潜艇之前的结果。

诺福克基地停满了动不了的航母

美国海军并非不知道这一切问题,也试图做出一些改变,比如诺福克船坞的指挥官就在今年9月因为在船厂表现不佳而被解职,但对于航母维护而言,想要做出根本性的改变,需要的是整个美国造船工业从基础设施到人员质量的全面提升——可惜美国的造船工业失常多年,在民用造船业几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指望全靠国家财政拨款的军船工业能够实现自我升级,显然是太不现实了。

作为投入大、技术难度高、周期又很长的海军竞赛的一部分,造船工业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虽然看似并不起眼,但很多时候却是决定性的。从19世纪末开始的几大海军强国竞赛,最后决出胜负的既有真刀真枪的海战战场,也有不露声色的造船大赛。

当英、美两个大国的造舰竞赛时间进入20世纪30年代,英国皇家海军由于英国国内造船厂大型船坞数量和尺寸不足,被迫限制新型战列舰和航空母舰的主尺度和性能的时候,世界最强海军花落谁家的悬念就已经水落石出了;而曾经达到世界第二大规模的苏联海军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则由于后勤维护能力的缺乏和经费投入的中断,其继承者在几乎没有经历任何战争的情况下,用不到30年的时间将昔日庞大的水面舰队几乎败个精光……在长期的海军军备持久战中,决定胜败的除了舰船装备本身,更重要的是支撑他们的整个国家。

要自主还是要资助?

最近,有关欧洲军事力量的前景问题,几个西欧传统大国都进行了表态:据法新社20日消息,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法国《大洲》杂志专访中指出,即使欧洲正在与美国“新政府”打交道,而且“新政府”可能会带来更友好的关系,但欧洲仍然需要自己的独立和主权防御战略;而在稍早之前的本月2日,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在接受美国“政客”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如果欧洲战略自主的想法培养了一种幻想,即我们可以在没有北约和美国的情况下确保欧洲的安全、稳定和繁荣,那就走得太远了”;至于在欧洲防务独立上一贯不甚热心的英国,首相鲍里斯则出人意料地宣布了一大重要决策:未来4年增加165亿英镑(约合218亿美元)国防预算,相当于在英国现有的军费水平上增加近10%,并且将这一水平持续稳定四年。

鲍里斯在这个时间点宣布增加军费,综合了各方面的考量 图源:参考消息

对于冷战后整体上“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西欧国家而言,增长国防预算虽然并不少见,但考虑到军费增加的比例、新型武器装备价格的上涨,很多时候军费的实际购买力反而在下降。以英国为例,虽然英国军费在1991年第一次达到了400亿美元的水平,此后也长期保持在340亿以上,但占GDP的比重却从3.5%一路下跌到2%左右。这种长期横盘甚至稳中有降的趋势虽然在2001年后因为英国追随美国参加反恐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得到扭转,但是打仗花的军费那是战费,多数化作燃料、弹药、后勤给养和人员津贴消失于无形,对武装力量硬件上的建设效果反而相当有限。仗一打完再加上全球经济不景气,2008年以后英国的军费便再次波动式减少,各种新的武器装备采购计划也都因此露出穷态。

比如这一次英国媒体纷纷夸耀的“英国将建成欧洲最大海军”的报道中的几款作战舰艇,原本也是皇家海军在军费紧张的情况下“识时务”的调整。皇家海军的航母护航舰主力目前包括6艘45型导弹驱逐舰和13艘23型护卫舰,其中舰龄较长的13艘23型护卫舰原定是由全新设计的26型导弹护卫舰对应替换,但由于26型在设计中加入了各种任务需求,导致吨位一路膨胀,造价也超出了原有的估计,以至于采购数量被迫削减了1/3,转而发展价格更低的31型护卫舰来补足数量的缺额——在中美等真正的海军大国在大批量建造高性能的6000吨以上驱护舰的时候,这说衍生型号的方式说好听了叫做“高低搭配”,说难听那就是没钱。

英国海军的航母太多,辅助舰艇太少 图源:英军

不过英国的军费增长和很多时候与欧洲防务关系不大,毕竟欧洲防务的传统对手是俄罗斯,而在苏东剧变以后,北约对于俄罗斯的防御前线已经从当年的两德边境向东推进到了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加上俄罗斯军事力量的显著衰弱,冷战时期北约担忧的苏联坦克一个星期饮马安特卫普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因此英国防务的建设和变化都已经基本无视了与俄罗斯高烈度对抗的的可能性;而作为由日不落帝国发展而来的地区大国,英国对于其全球的影响力以及残存的海外利益依然有相当的追求。加上英美特殊外交关系在军事领域的反映,英国维持一支精干的陆军部队,同时强化其海外投送能力,以便和美军保持密切的合作,是英国强化军事力量的最主要考量。

在冷战后马放南山的一系列菜鸡互啄当中,西部军区勉强压制了北约为数不多的机动力量 图源:社交媒体

相比之下,法国对于强化欧洲军事力量的想法与英国相比某种程度上可谓是异曲同工。两国加强军事力量的过程中,都对增强海军力量,提升海外投送能力格外在意,只不过英国是为了强化和美军的联系,而法国则是希望在巩固传统的法国在非洲前殖民地影响力之外,借助包括欧洲军团在内的欧洲一体化的武装力量强化欧洲的防务独立和自主。

而德国在欧洲防务上的悲观态度,一方面来自于其在冷战期间和当代的经验:即使在外来敌人空前明确和强大(以苏联为首的华约军事集团和庞大的机械化陆军部队)的情况下,欧洲也没有真正众志成城共同防御的信心。法国在冷战时一度为了自己的独立性退出北约,导致整个西部欧洲的防御作战被迫放弃弹性防御,选择与时代潮流相悖的一线严防死守;而冷战时期驻防在联邦德国境内的多国联军实际上也是从装备思路到作战方式上谁也不服谁,只能简单地按照国别编成军级部队一线摆开分区固守;至于冷战后的各种安全行动中,相比美国所能提供的军事力量规模和巨大的后方支援,所谓欧洲军团虽然在规模上看起来不小,但离开美国和北约的支持,其战斗能力就会直线下降。

苏军的梯次进攻,北约一字排开 图源:社交媒体

另一方面,在两德合并之后,来自东方的威胁虽然没有彻底消失,但一下子从德国的家门口推到了德国的远方,这一变化让德国建设传统的大规模军队失去了意义;而德国由于在一战以后就失去了全部的海外殖民地,对于用军事力量维持海外的影响力也没什么兴趣;更重要的,作为世界第四经济大国和欧洲经济的发动机,德国在经济领域对世界的影响力远比在军事领域要强,既然能够“兵不血刃”,那么在安全领域依赖美国,减少本国的军事支出和安全压力,无论从成本和可行性上,都要比依赖欧洲自己的军事力量要强。这种对欧洲安全极为悲观的态度,最终决定了德国在这一问题上采取了现实主义的选择。

当然,需要美国和北约也好,不需要也罢,法德两国在争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的潜台词,依然在于争夺欧洲的“中心之位”或者说对于欧洲未来的主导权。主要的差异,在于为了这个主导权,是将美国这个关键性盟友纳入未来的欧洲治理体系,还是将其彻底排除出去,法德两国基于本国不同的特点和优势做出的不同回答。不过眼看中美两国在太平洋两端成为世界的新中心的态势逐渐形成,欧洲人如果再醉心于“圈地自萌”的内卷争夺,只会丧失更多在未来的发展机遇。

欧洲在新一代武器研发部署进度上已经严重落后于中美

(原标题:观察者网一周军评:疫情一折腾 美国航母又得996)

(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疫情一折腾 美国航母又得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