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融资次数要用完字母表?千亿身价猿辅导的资本奇幻漂流

融资次数要用完字母表?千亿身价猿辅导的资本奇幻漂流 推荐 第1张

原标题:融资次数要用完字母表?千亿身价猿辅导的资本奇幻漂流

猿辅导为什么疯狂融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猿辅导现金流并不紧张。

“有人开玩笑说我们是不是会用完整个字母表。”今年3月,在线教育机构猿辅导完成G轮10亿美元融资后,猿辅导创始人、CEO李勇在内部信里写道。

仅仅7个月后,猿辅导10月22日又官宣完成两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这一次,猿辅导没有选择字母表中的“H”和“I”——后者或将创造全球创业公司融资“字母之最”,而是冠以G1和G2轮。

猿辅导为什么疯狂融资?尽管在营销大战中豪掷千金,在电视综艺、短视频APP、电梯、公交站牌随处可见猿辅导广告,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猿辅导现金流并不紧张。

与融资金额一同官宣的,还有猿辅导155亿美元的估值,即超过了1000亿元人民币,这使其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排名首位。

这可能是猿辅导更看重的数字,自从2014年7月完成C轮融资之后,猿辅导除了在4000万美元的D+轮之外,每轮融资都会宣布自己的估值。今年8月底被媒体曝出完成12亿美元G1轮融资后,猿辅导对外表示不予置评,拒不承认,却在官方招聘网站引用了报道中130亿美元的估值数字。

“猿辅导的目标是做成一家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也就是全面超越好未来和新东方。”上述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正因此,在近年来少有的公开采访中,“规模”“发展”成为低调的猿辅导创始人谈到的主题词,猿辅导也急于向外界展示其不断攀升的估值。但风口上的在线教育到底存在多大的泡沫,猿辅导又能否在同质化产品中最终一枝独秀?

资本塑造了猿辅导

对于猿辅导巨额、高频融资是不是因为缺钱,市场上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据《晚点LatePost》报道,一位参与其中的投资人表示,“即使公司没什么拿钱的必要,也还是要拿,否则就是在给对手送钱。”

但据AI财经社报道,猿辅导G1轮融资从传出消息到官宣,前后曾拉锯了2个月的时间。墨非资本创始合伙人赵炜认为,拉锯的原因可能是有投资方想要再观望一下,在充分了解市场后再将融资完全交割,也可能是投资方认为,市场环境出现了变化,对于线上教育能否持续的信心有些动摇,需要补充市场尽调。

有在线教育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猿辅导的现金流并不紧张,教育是一个预付费行业,会存在巨额的递延收入,只要保证持续招生并顺利交付,不产生大量退费,就能够实现良好的现金流。”

资本深深塑造了猿辅导的创业历程。2012年,李勇等4名创始人从网易离职后,做出的第一个产品粉笔网并非现在的公考业务,而是一个垂直于教师和学习者的“微博社区”,几乎覆盖所有的教育领域。2013年2月猿题库上线,也是主打公考的工具产品,随后才从高考切入,直到2014年7月聚焦于K12领域。

2015年5月,教学型产品猿辅导上线,最初是一个C2C的平台型产品,这是一个至今没有成功案例的在线教育模式,原因很简单,平台上成千上万的老师难以做到质量标准化,这在强交付的教学产品方面是个大忌。

2016年年中,猿辅导转型目前的B2C模式,在拿到腾讯4000万美元D+轮融资后,公司下定决心,将品牌主体从猿题库更换为猿辅导,转为一家在线辅导机构。

当时,猿辅导并不是第一家做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机构,但这个市场还处在萌芽阶段,彼时的学而思网校学生人数不足1万人,高途课堂尚在孵化,作业帮直播课还未上线。

2017年5月,猿辅导获得了华平、腾讯的1.2亿美元融资,估值升至10亿美元。李勇的两段公开采访耐人寻味,他首先表示此轮融资完全在计划之外。“我们现金储备可以说是非常充裕的,所以本来没有要融资。华平对教育非常有兴趣,是他们说服我们做了新的一轮融资。”

同时,李勇还表示,“规模肯定对我们来说更有价值。”

直到2019年以前,猿辅导的增长都称不上激进。“事实上,今年以前我们并没有进行过大规模投放。”猿辅导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年,猿辅导还自称是一家慢公司,尽管付费用户已达到150万。李勇当时对媒体称,“从成本上看,我们的产品不适合强销售这种思路。”

短短一年后的2019年暑假,在线直播大班课赛道彻底爆发,头部机构的年营收超过20亿元人民币,跟谁学横空出世般上市并实现盈利,学而思网校为了阻击其他头部机构率先打起营销大战。资本此时发现,大班课头部机构中还没有上市的只剩下猿辅导和作业帮,于是融资从滴灌变为漫灌。

靠“烧钱”胜出?

进入2020年,猿辅导引领了在线直播大班课机构的疯狂“烧钱”营销。

据AI财经社报道,2019年全年,猿辅导在营销上的投入为14.9亿元,而在2020年,这笔钱还“烧”不够三个月。

字节系投放名单中,月消耗量在5亿以上的客户只有猿辅导一家。还有报道称,今年6月,猿辅导仅在字节跳动渠道单日投放广告的开支就曾达到3666万元。

猿辅导在腾讯广告中的投放与头条系的量级“大致相同”。这还不包括线下的投入,有报道称猿辅导每个季度花在分众传媒上的钱就有3-4亿元。

“在线教育投放的仗已经打乱了。”一名教育投放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往在线教育的投放有明显的规律,集中在第二、第四季度,是为寒暑假大规模招新生投入,但现在品牌广告四季不断,9元促销课常年销售。”

正是因为海量“烧钱”投放,据《晚点LatePost》报道,一位猿辅导人士称,公司去年预测2020年亏损为20亿元,实际数据将更高。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在Q2财报电话会上说,“有投资人预计,比较激进地做大招生人数和做大现金收入的公司,2020年的财务亏损或高达70亿元以上。”

“但资本已经下了重注,所以猿辅导的资金链不会断,就算没有融资,猿辅导现在的体量也可以迅速上市融资。”上述教育投放行业人士说。

这像极了另一个曾被资本追捧的在线教育机构VIPKID。这家主打北美外教一对一的教育机构6年里融资总额超过10亿美元,并以年亏损22亿元人民币的代价掀起营销大战,最终取得了这个赛道的市占率。进入2019年,VIPKID的“烧钱”投放戛然而止,并开始运营提效,实现UE(单位运营利润)为正。

“猿辅导要想成为千亿美元估值的公司,必须强攻市占率,通过大量投放超越学而思网校,所以目前还处于战略亏损的阶段。”上述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尽管猿辅导实现了超常规的增长,却并未甩开其他头部机构。猿辅导目前的正价在读人数为370万,其中斑马AI课150万,即猿辅导直播大班课正价在读学生人数为220万。好未来刚刚公布截至2020年8月的财报显示,学而思网校长期正价课学员为292.8万人,继续保持赛道“老大”地位。

在营收方面,猿辅导年初定下近100亿元的营收目标,其中K12业务(大班课+斑马AI课)完成80亿元,粉笔公考完成12.3亿元。根据跟谁学财报,跟谁学前两个季度实现了29.4亿元营业收入。学而思网校3-8月的营收也有5.15亿美元,大家之间的差距并不明显。

在线直播大班课赛道的鏖战不仅未分胜负,甚至短期内还看不出谁会掉队。

下一个“烧钱”营销战场

猿辅导与作业帮一样,以题库和拍照搜题的工具类APP起家,并延伸到在线辅导,但工具类APP对于各自的战略意义截然不同。

猿辅导和作业帮是搜题题库工具产品的“死对头”,猿辅导曾标榜“人人都用小猿搜题”,作业帮则自称“国内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

不同的是,作业帮APP通过免费工具集聚海量用户,为作业帮直播课贡献了低价流量。

“自有流量是作业帮直播课付费课学员增长的最核心来源。2020年暑期正价班新增人次中,超过67%来自自有流量。合并计算自有流量转化和外部投放,综合获客成本不到行业平均值一半。”作业帮有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猿辅导内部人士则向记者表示,“猿题库、小猿搜题对猿辅导的获客并没有明显贡献,其贡献主要在于海量学情数据可以帮助更好打磨教学产品。”

也就是说,猿辅导的新生获客,严重依赖于购买外部流量。

但猿辅导旗下的斑马AI课开创并引领着一个新的K12在线教育赛道。斑马AI课为低价录播课,通过AI技术实现学生与课程的互动,面向2-8岁低龄群体。

这对于猿辅导具有战略意义。首先,猿辅导是从高中课程辅导起家,目前高中生群体不管是扩科还是续费,渗透率已经较高。一名猿辅导学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在猿辅导已经学习了9门科目,接受过200多名老师的服务。而猿辅导一位高中名师每年可以覆盖近10万名学员。

因此,猿辅导要想实现高速发展,必须向低龄群体下沉,与以小升初见长的学而思网校“短兵相接”。斑马AI课正是一款“拦截”小学及学前学员的产品。

“AI课是一种轻交付产品,对老师的依赖性不高,因此它是一种流量型产品,可以快速、规模化获客。”上述业内人士说,“AI课虽然成本低,商业模式却比较脆弱,因为学员的续费意愿低,低龄学员体验一两年后就不再满足,这时候就需要有名师直播产品承接流量和需求。”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猿辅导虽然没有利用工具类APP的海量用户为直播大班课产品导流,但其战略价值实际上由斑马AI课实现。

据报道,斑马AI课目前的正价课学员人数约150万,月收入已达5亿元。猿辅导已经推出一款名为斑小马早教的产品,面向0-3岁提供双语早教解决方案。

只不过,这个领域目前也已经迅速同质化。好未来的小猴、字节跳动的瓜瓜龙、腾讯的开心鼠、跟谁学的小早启蒙等同类产品纷纷上线,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疯狂“烧钱”营销的战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融资次数要用完字母表?千亿身价猿辅导的资本奇幻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