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1张

新浪科技 花子健

在过去20年,股权投资经历了萌芽期、起步期、发展期,随之出现的是三次科技浪潮,分别是PC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及刚起步的智能物联时代。

2006年和2014年的前后,是种子期和初创期的两次投资高峰,分别对应的是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两次创业热潮。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科技互联网企业实现快速上市,比如瑞幸咖啡从成立到上市仅用时17个月,拼多多从成立到上市用时不足3年。

为何越来越多的科技互联网公司走向IPO,背后创业投资市场有了哪些变化?而随着新技术和创业周期的演进,下一轮的投资热潮正在伺机而出,投资与创新的机会又在哪里?

新浪科技就此采访了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华平,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集团董事长盛希泰,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M31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仲雷等投资人。

越来越多的科技互联网公司IPO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2张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 周炜:

中国的资本市场相对来说是处于初期阶段,就像电影《狂野西部》的淘金潮一样,一夜暴富的机会挺多的。而一个成熟的市场,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所以,在成熟国家风险投资是追求高回报的一个最好的产品。

但是在中国,在其他领域的暴富机会挺多的,所以就把资金分流了。换句话来说,比如在二级市场打新,有一些人可能会有暴富的机会,这就像之前投资房地产一样,回报很高,所以很多人就去投资房地产了。

另外一方面来说,是机会主义的情绪更重一些。风险投资的特征是长期的,要用耐心去创造的一个过程,不是一个投机的过程。所以还是需要市场更加成熟。风险投资其实是一个很脆弱的行业,需要很完善的生态环境,这个环境就包括要有一批投资机构或者LP,需要有耐心,长期持有追求长期回报,而不是被一些短期的利益去诱惑。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刘二海:

在过去的7、8年时间里,二级市场容量非常之大,基金规模也非常大,相对的一级市场也一直都在扩容。最标志性的事件是软银1000亿美元的基金,而老牌的投资机构橡树资本的规模也才1000亿美元。所以你可以想象一级市场扩容到什么程度了。

一级市场的扩容也导致了跟二级市场之间的互动。比如说,原来在二级市场上市的公司,刚上市的时候也就是几亿美元的市值,然后培养成很大的公司。但是现在,可以发现几十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在私有的募资当中是很多的。过去,上市之后市值达到10亿美元那就很不得了了,但是现在一级市场很多公司估值就到了几十亿美元。

一级市场扩容之后,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之间的互动也在发生变化。一级市场扩容之后,二级市场对有些项目就不接受了,因为价格实在是太高了,Uber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两者之间的互动的结果就是,二级市场把一级市场的价格推低了一些,因为二级市场也不能都允许在一级市场的项目在增长很慢的阶段才前来募资。

一级和二级市场之间的博弈和互动,如果说过去的阶段是一级市场的扩容,到了目前则是进入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彼此的互动。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3张

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 施安平:

今年以来,资本市场非常活跃,主要是得益于科创板,起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意义、对整个创业投资的意义是历史性的。资本市场只有完全市场化发展,才有真正的活力。

由于科创板和注册制逐步退出,创新创业的氛围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过去的科技型创业企业上市时间被拉得很长,高风险和长周期导致很多科技型企业走不到上市,中途就夭折了。而科创板实实在在为这些企业提供了直接融资的平台。

我个人认为,科创板一方面是为科技创新企业创造了条件,更重要的是对中国资本市场全面实行注册制搞了一块试验田。今年创业板注册制的推出,不光是试验田成功了,中国资本市场的中试也成功了,接下来我们期盼的是全面注册制的落地。

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年融资大幅度的增加是正常的,也是可喜可贺的。我们就是要不断的加大企业在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这才是对创新创业、对科技创新型企业最直接的帮助。

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 华平:

注册制意味着只要有公司想上,只要有成交商、有投行推动,那么它就可以上市。这是理论上的,但实际上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在任何一个板块、创新开始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尝试和调整的过程。注册制一上来,很多公司都会上,但是投行也还是要把关,挑好的企业来上市,所以实际上也还不是真正的注册制。

二级市场上了太多以后,资金能不能有那么多?能不能支撑股价?我相信国家政策指导人的大智慧。我觉得有几个方面,一个是资金的来源原来有很多限制的,现在不光是二级市场金融政策的话题,还有险资是不是可以进来?养老金是不是可以进来?是不是可以有海量资金能进入这个市场?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一个话题。

第二,现在很多外资也允许了一般来讲,刚开始可能会调整,其实我们也在研究过去一段时间科创板的情况。一开始它的换手率很高的,到后面平稳多了。这意味着什么?可能过段时间二级市场的投资人也很理性了,不会蜂拥而上追那些公司给出很高的溢价,本身就会有价格的调整。

只要上市公司在合理的价值范围里,中国的资金和海外的资金是不少的,流动性也是很强的。现在科创板和创业板的体量还没那么大,而一个成熟的板块一定可以走到三千至四千家公司。后面再上市就是市场行为了,蜂拥上市后估值不狗,那很多公司就选择不上了,干脆卖掉,这就产生了并购。

这就是配套,一个是上市,一个是再融资,提供很多并购工具。以后可能到一定阶段,二级市场的公司针对中国企业的体量可能会稳定在几千家,或者不到上万家,这样它的流动性、资金的来源应该会达到一个平衡点。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4张

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 李竹:

作为一线的早期投资机构,我们一直关注创业的天使阶段,在这方面我们的投资力度并没有减少,实际上今年跟去年、前年是差不多的。一线的投资机构在非常踊跃的投资,比如产业互联网、硬科技,大家都在非常积极的投项目。尤其是第二季度,我们看到整个投资行业反弹力度非常大,所以我们非常看好未来一段时间整个投资的趋势与方向。我觉得一级市场是一个值得深耕和去做的方向。

从二级市场来说,科创板、创业板的推出给早期机构一个新的退出通道,不一定非得从一级市场上全部退出,很多项目可以从二级市场上退,这对于早期投资,包括VC、PE的投资都有推动作用。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开闸放水以后,资本市场又为我们的产业和科技行业升级进步带来新的推动力,这是非常重要的,也抓住了一个关键点。

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刘二海:

我们看好基础设施的两个方面,一个是基础设施的构建,比如说我们投资了半导体和机器人公司,是一些纯技术的公司;第二个就是利用基础设施重构大的行当,比如能链和蔚来等等。

以蔚来汽车为例子,他们促进两部分力量发生了变化,其一就是汽车行业的新能源化,这是在行业内的变化;第二就是自动驾驶和智能化。

技术构建了社会的基础设施,而新的基础设施对于行业的重构会带来两个方面的结果,一个是行业本身没有发生变化,就是被基础设施改变了;第二就是这个行业本身也是在发生变化。两股力量就形成了对于这个行当的重构。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 周炜:

过去20年,我们作为技术投资人,其实大量的投资成功不是在技术,而是模式。所以,过去20年互联网我总结就是一个词——建立连接。

建立连接建立到20年以后,它解决了很多效率的问题。但是很多行业一些根深蒂固的,瓶颈的问题是连接解决不了的,比如云端的东西解决不了地上现实的问题。

现在更大的机会在于怎么样结合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的技术,比如已经被说烂的了人工智能,甚至国外的To B的模式里云端SaaS这个模式在中国也必须要做变化,不能全做云端,要更深入介入到一个行业的模式重塑里面去,比如说不能仅仅为一个行业建立服务,而是要研究一个行业,并且依靠更有效率的路径引导这个行业去完成重塑,把整个行业改造一遍。所以相对来说,我们更看重怎么样通过技术来实现倍增效益,解决这个行业的瓶颈问题。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5张

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集团董事长 盛希泰:

其实这个行业同质化很严重,包括美国的投资机构,中国的投资机构都在投那些赛道。我们主要投三个主要方向。

第一是大科技,包括硬科技、软科技,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等等,占我们整个投资比重的50%。我认为过去这么多年我们能够以各种手段去搞点技术过来,但是但从去年开始,这个机会就没了。

对投资者来讲需要支持国家的主流方向,本身投资回报也非常可观。我们50%的钱会往大科技投资,这是我们主流的一个投资方向。

第二是消费。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几乎所有的主流母基金好像不提科技就不正确,所有的主流母基金都在投科技,消费基金根很少有人投。

9月28日,我们在武汉开了一个规模很大的会。现在武汉已经完全恢复到去年的水平,到处堵车,所有门店都是排队。中国人这方面很厉害,消费能力太不可思议。中国现在有90后、00后崛起之后,他们的消费习惯是跟50到80后都不一样,因为他脑子里没有约束,没有短期经济的概念,他不会想到量入为出。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消费潜力是不可思议的一个市场。

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在中国,你千万不要站在你的圈层看世界。”中国14亿人口,可能分成100个圈层。投资人为什么投拼多多?说实话一开始大家看不起拼多多这种赛道、这种模式,但它的结果是最成功的。中国消费市场太过复杂,你会发现未来的消费潜力层出不穷,机会非常之多。

第三,大家都在讨论生物医药、医疗器械。过去20年,我们在搞IT,全球所有的生物医药企业前20名根本没中国,前50名也没中国,这就很可悲。疫情给我们上了一课,这个东西是能灭绝人类的,是可以对人产生最直接的攻击的。生物武器超过任何武器,我们没有任何致命武器在手上,全在欧盟和美国人手上。

所以,我觉得中国最大的短板还不是科技,而是生物制药。我们跟健康相关的科技主题是最缺的。在其他科技主题上,华为仅仅是一个代表而已,华为后边有很多的科技企业在中国都很厉害,专利实际数量远远超过美国。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6张

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倪正东:

永远都有下一个机会,未来不止是一个机会,而是有很多机会。投资界不变的东西就是“变化”,拥抱变化是所有投资人认同的事情,变化中的不确定性也是投资界的魅力所在。

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 施安平:

国中创投承担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资金的管理任务,我们一期资金60亿规模的投资期已经结束,累计投了141个项目。我们真正感受到了中国中小企业,特别是中小科技企业这几年的发展。

从我们自己走过四年多的时间来看,我们还是坚持做早期投资,坚持对国家重点扶持的科技攻关方向,特别是在一些卡脖子的产业上的布局是成功的,无论芯片还是芯片设计工具、芯片制造工具及其设备,还有生物医疗、新材料、人工智能等方面,都给中小企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对于国家战略的支撑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下一步,国中创投马上要完成二期资金的募集,并且我们未来面对的机遇更好、更大。一个是科创板、创业板的注册制已经非常成功,这为我们下一步的投资聚集更多的社会力量、聚集更多的创新企业,使投资更加顺畅。

随着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及中国资本市场全面注册制的推行,也会有更多的创业者愿意加入到这个洪流当中。当然我们希望通过国家政策的引导,让社会更多的长期资金愿意参与到创业投资中来。或者随着政策的落地,中国投资人对创业投资的理解,吸引更多长期资本的进入,对这个行业来说是一个更大的机遇。

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 华平:

科技创新的春天到了。软银中国资本成立于2000年,刚开始大部分都是投的互联网企业,以消费、商业模式为主导。现在基本上都是技术投资。往前看技术创新科技公司一定是大方向。虽然我们的经济发展了这么多年,但还是有很多公司,特别是核心技术公司还是处于落后阶段。

技术公司不像互联网公司,技术公司需要很长的研发周期,所以我觉得未来10年至20年一定有技术公司的黄金时代。

软银中国资本还是聚焦几个方面,整体战略围绕技术公司来展开,具体来说一方面我们专注于信息技术方面,包括AI等信息技术公司。第二是大健康,大健康是目前发展非常健康的板块,也是投资力度不断增加的板块。

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 李竹:

我们一直关注先进制造,包括机器人、商业航天、芯片等。现在国际大环境,包括内循环和外循环都造成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必须重构自己的供应链,这就带来很多新的创业机会,包括芯片。目前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很多国内厂商都愿意采用国产芯片,这样环境就变得更好了,所以我们认为这里面有很多新的投资机会。

另外我们也非常看好新材料,因为现在很多基础研究,最后泡出来的结果就是新材料,比如半导体、航天用到的高端碳纤维材料、智能手机的防水材料等等,这些材料都有非常大的潜力。虽然它们的门槛比较高,但一旦做成之后前景也会非常好,所以我们非常看好新材料。

第三是生命科技,这是我们在持续关注和加大投资力度的方向。在消费方面,我们相对比较看好国内的新品牌和新的消费推广方式,比如直播带来的机会。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7张

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 卫哲:

外界一直认为嘉御基金在消费领域的投资很强,但我一直说我们是To C、To B通吃、软硬兼施的基金。消费领域的技术和环境在变化,但它的本质没有变,还是人场。

我们必须关注新人群的变化,就是95后为代表的新的消费人群。我们要关注货的变化,货里边我们特别看好相对快消和相对耐用,我们看好的是器材加耗材的组合。至于场,我们说一个场要具备在线能力和到家能力,我们觉得中型的场是最没希望的,要低频高客单价的场景,并且这个场要足够大,而高频低客单价的场要足够小。

所以无论是从人的标签,还是货的标签,还是场的标签,我们有一个方法论,这8个标签给我们打中6个,那就是以后的千亿级的公司了。

从现在开始的未来10年,中国至少有100家市值能够过千亿的新消费、新零售公司。我们也相信中国会有100家市值过100亿美元的企业软件和企业服务公司,我们还相信中国还会有100家硬科技公司的市值门槛也迈过100亿美元。即三个“100家”,这也是我们布局的三大领域,希望未来在这三个“100亿”当中,嘉御基金至少各有10家。

M31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 仲雷:

在很多领域中很多非常优秀的企业在跑出来,比如消费领域,中国企业利用供应链上的强大能力提高效率。今天我们的工厂跟世界很多工厂相比是非常厉害的,我们非常重技术,能为客户做需要的产品,定制的产品,甚至可以做柔性的供应链,有很多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在具体的生产中被广泛的应用。产业链、供应链驱动中国的企业能够把他们的产品卖到全世界,我们已经见到在消费,包括3C、服装等领域,在非洲、亚洲、甚至欧洲都有我们企业的身影,而且做得非常好。

医疗医药现在的发展也非常快,因为从制度上有很多正确的激励,所以我们在医药方面做到了不仅在中国是最好的药,而且在世界也是最好的药。在效率、安全性和药效上都能看到非常令人兴奋的结果,所以这方面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当然,我觉得中国未来最大的机会在于整体效率的提升,我们不再需要依靠人口红利、收入红利来选择投资的标的。将来中国的企业再往下面走,是每个企业都变成更聪明的企业、更有效率的企业,特别是在软件、人工智能等方面有重大的创新。

我认为未来15年、20年不是美国的企业,而是中国的企业,比如在SaaS上,用最好的软件技术推动各个行业巨大的、深刻的发展,这是未来中国最大的动力,中国企业也因此能走向世界。

我们M31资本看企业的时候,虽然是在看中国企业,但是我们会把它跟全世界的企业放在一起相比,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它是否是先进的。而作为一个投资者一定要帮助这家企业,把世界最好的资源集聚到其身边,并帮助它们理解很多不知道的东西。比如在新市场如何跟监管打交道,在新的市场如何融资,如何跟当地的社区、渠道打交道等等。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 推荐 第8张

IDG资本合伙人 牛奎光:

硬科技在未来十年是很好的投资机会,它需要长期研发投入和持续积累,才能形成原创技术,这种原创目前在中国变得越来越有必要。同时要区分是效率驱动的供给侧改革,还是资源分配驱动的生产关系改革,这是不同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对话刘二海、周炜等多名投资人:资本与创新的下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