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1张

中国基金报 张雪

疫情之下,由于出入境限制,澳大利亚这个极其依赖外需拉动经济增长的国家,遭遇了百年一度的大萧条。

热销的奶粉、保健品通通卖不出去了,旅游和教育行业也遭遇了超级“泥石流”,更有高校被迫卖大楼……而这一切的源头竟是失去了中国代购和消费者。

澳大利亚30%代购店倒闭

国民奶粉滞销公司股价暴跌30%

据ABC News(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消费者在海外代购量大幅下降,澳大利亚诸多品牌受到冲击,其30%的代购专卖店倒闭,热销的国民婴儿奶粉也出现滞销情况。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2张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表示,澳大利亚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代购行业彻底被疫情颠覆了,不仅成千上万的个人代购者感受到了影响,澳大利亚主要代购企业也感受到了变化。

疫情前,澳大利亚估计有15万人从事代购,除了专业代购,还有许多游客和国际留学生充当着临时代购的角色,约有1000家实体专卖店迎合了这一需求。然而,疫情期间,海外入境人数大幅下降,尤其是国际留学生,但随着澳洲边境关闭以及封锁禁令的实施,以代购渠道的为代表的澳洲零售贸易受到巨大冲击。澳大利亚品牌与代购咨询公司Honeyroo表示,目前约有30%的代购专卖店暂时或永久关闭。

报道还称,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不仅仅是游客数量减少,疫情正在悄悄改变中国人的消费方式。出于安全考虑,中国消费者倾向于选择在中国生产或储存的产品,因为从海外发货,包裹可能会沾染新冠病毒。还有一个原因是物流中断,人们不会等那么久时间收货。

受此影响,在澳大利亚,最受中国消费者喜欢的一款婴儿奶粉目前也正面临供应过剩的问题。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3张

据了解,A2 Milk是一家新西兰乳制品公司,同时提供A2液态奶产品和婴儿配方奶粉。2015年3月,该公司以0.50澳元的IPO价格,通过发行CDR存托凭证在ASX澳交所上市,之后市值持续膨胀,五年股价上涨36倍,现已成功跻身ASX50成份股。

此前,该公司发布报告称,介于代购市场占其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的很大一部分,而疫情爆发后中国游客数量以及留学生人数的减少,使得代购的销售额低于预期,因此该公司预计上半年收入将“大大低于预期水平”。

也由此,二级市场上,该公司的股价也一度下挫30%。由7月中旬19.90澳元的最高点跌至至10月初13.98的最低点,市值蒸发35亿澳元(约合165亿元人民币)。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4张

保健品也卖不出去了

创始人呼吁代购“重回市场”

因为中国代购停业受到重创的除了奶粉,还有澳大利亚的诸多知名保健品。

创立于1969年的澳大利亚自然健康品牌Swisse(斯维诗),今年上半年在澳洲和新西兰地区的销售额下滑了36%,降至至1.27亿澳元。

另一成立于1932年的上市天然营养品公司Blackmores(澳佳宝)称,今年以来在中国区的销量也下滑了16%至1.03亿澳元,而其董事长Brent W. Wallace曾坦言中国地区的销售1/3都是依赖代购。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5张

澳佳宝8月25日报告还称,由于2019至2020年财年的净利润下滑66%,跌至1810万澳元,它们不会再派发年终股息。6月至9月三个月的时间里,公司股价也一度下降近25%。

在销量和营收受到大幅下滑的影响下,上述零售业的老板们坐不住了,纷纷怀念起了代购。

A2 Milk的老板Geoff Babidge呼吁,“随着疫情结束,我希望代购可以重回市场。”孕妇和婴幼儿护肤品牌Aromababy的创始人Catherine Cervasio也表示,“许多产品都极其依赖代购。”

而Chemist Warehouse的创始人更是一语点破代购对于澳洲零售商的重要作用,“要让中国消费者喜爱我们的商品,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代购这个他们熟悉、使用并热爱的平台。”据了解,这家成立于1973年的澳大利亚连锁药店企业,在2015年与天猫国际在北京签署了独家战略合作协议。

但在这场疫情之前,代购对于澳大利亚零售业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这件事并没有被充分认知。在媒体的频繁报道下,不少澳洲民众都并不喜欢“代购”,甚至澳政客也曾批评代购的行为:“偷奶粉”运回中国真是“恬不知耻”。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6张

然而,对于各大做着零售业生意的公司来说,“中国代购为抢奶粉大打出手,屡次搬空超市奶粉货架”却是他们乐于见到的,因为代购几乎就是他们销量的保证,而这也能从他们的财报和销量下滑中可见一斑。

旅游业损失或达550亿澳元

留学生申请数量暴跌88%

除零售业外,旅游和留学产业也正是澳大利亚此次疫情期间受创最严重的产业。

旅游业方面,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在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的财政年度里,海外短期访客人数比上财年下降27.9%,创下6年来新低。其国内旅游业仅在4月和5月里就遭受了117亿澳元的打击。

TRA(澳洲旅游研究)的建模预计,2020/2021财年该国旅游业的损失额将达到550亿澳元(约合人民币2673亿元)。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7张

留学业方面,维多利亚大学智库米歇尔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国际留学生对于澳大利亚经济从疫情中复苏至关重要,国际留学生每年为其经济贡献380亿澳元(约合1840亿元人民币),支撑了超过13万个就业岗位。但由于国际学生数量锐减、尤其中国学生,该国国际教育产业面临着巨大亏损的风险。

据澳媒报道,5月份该国留学生申请数量已经暴跌了88%,这直接导致澳大利亚的高校收入大幅缩水,甚至有高校已经开始卖楼求生,例如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和斯威本科技大学分别于6月和7月宣布出售在墨尔本市区的产业。

悉尼大学预计,未来四年学费总收入将损失5.5亿澳元以上,并预测疫情对收入的影响将持续到在2025年。悉尼大学校长宣布,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学校管理层将降薪20%。此外,新南威尔士大学、莫纳什大学、墨尔本大学等多所澳高校都分别宣布数百人的裁员计划。澳大利亚大学联盟预测,明年高校还将失去2.1万个工作岗位。

而留学生数量暴跌,也直接影响到了澳大利亚的楼市。今年5月份,中国买家对澳洲房地产询问量大跌65%;据澳洲房地产机构Domain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经济大州)7月31日当周出售的房源数量,比前一周下降了46%。其中,以墨尔本为例,据业内人士预测,当地墨尔本房价有可能暴跌30%。

澳大利亚二季度GDP大跌7%

新一轮破产潮即将到来

今年以来,受疫情和国际关系影响,澳洲的经济形势急剧恶化,根据澳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澳洲今年第二季度的GDP下跌数值达到了7%,创下了历史新高。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财经 第8张

这也是澳洲30年以来经济首次衰退,澳媒称衰退的幅度超过了20世界30年代的大萧条。

为了勉力维持中小企业运营、恢复各行各业的发展活力,澳大利亚政府的财政支出正急剧攀升。据人民网10月8日报道,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弗赖登伯格6日透露,该国2020财年的财政赤字将攀升至2137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万亿元),创二战后最高纪录。

而澳洲政府的“花钱救市”也似乎到了尽头,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债务总额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率将升至约55%,创下近七十年(1950年)以来最高水平,澳洲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再继续帮助企业免于破产了。

澳大利亚央行最新发布的金融稳定评估报告显示,基于本国延期还贷以及就业优惠政策即将结束,预计至少有10%至15%的中小企业资金面临枯竭,新一轮澳洲企业倒闭潮或因此来袭。

部分结合:央视财经、悉尼先驱晨报、澳洲财经见闻、正商参阅

编辑:舰长

(原标题: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中国代购大撤退!这个大国的奶粉、保健品都卖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