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生死营救重症病区的51个日夜

生死营救重症病区的51个日夜 健康 第1张

原标题:生死营救重症病区的51个日夜 来源:重庆日报

生死营救重症病区的51个日夜 健康 第1张

1月29日,三峡医院一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记者 龙帆 摄/视觉重庆

生死营救重症病区的51个日夜 健康 第3张

2月8日,在两江新区第一人民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检测人员正在工作。记者 张锦辉 摄/视觉重庆

51天,对于人一生来说,是短暂的。但这51天,对坚守在该病区的300余名一线医护人员来说,是如此刻骨铭心。 51天里,他们全力以赴,与时间赛跑、同病毒斗争,展开了一场生命大营救——

从1月21日收治首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到3月11日最后一位患者治愈出院,51天时间里,重庆大学附属三峡医院临时组建的三峡医院重症肺炎应急病区专门收治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累计收治了52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

“祝贺您……“9月8日,黄霞获评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走出北京人民大会堂后,她收到“硬汉”发来的祝贺微信。

黄霞是重庆大学附属三峡医院(下称“三峡医院”)重症医学病区副主任,“硬汉”是从该病区走出去的一位新冠肺炎治愈患者。面对病毒的折磨,这位患者咬着牙从没哼过一声。因此,黄霞叫他“硬汉”,两人还加了微信。

像“硬汉”这样的微信好友,黄霞还有不少。

请战 挺身而出上一线

1月19日,全市首例新冠肺炎患者蒋丽在巫山县确诊,21日凌晨转入三峡医院重症医学病区。随后短短一周,三峡医院就收治新冠肺炎患者近30人。

万州区与湖北利川毗邻接壤,距武汉670公里,春节前夕,从湖北到万州的人员众多。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渝东北地区疫情防控形势陡然严峻!

随即,三峡医院被确定为渝东北片区新冠肺炎集中救治中心,周边10多个区县的重症病例均送到这里救治。

54岁的崔勇是三峡医院重症医学病区主任,从19日开始,他便投入到战疫中,率领团队仅用了不到10个小时,就在重症医学病区基础上组建起了重症肺炎应急病区。

“我辈已躬身入局,势必要共渡难关!”对此,黄霞早有准备。她在1月19日就把父母和儿子送回梁平老家,随即向医院递交了请战书。

“无论是人员还是物资,都做到全力以赴,跑在疫情前面!”三峡医院院长张先祥称,从50后到90后,共产党员首先挺身而出,全院共有1502名职工请战,他们面向党旗和国旗宣誓,要用实际行动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三峡医院第一时间在百安分院成立了抗击疫情临时党支部,共产党员带头冲向救治一线。

老同志身先士卒,80后、90后紧跟而上。黄燕花夫妻俩都是三峡医院的医生,两个孩子一个5岁,一个仅1岁,但黄燕花主动请缨,成为第一个在重症监护室接触病人的护理人员;三周前,护士长向迎春才刚做完甲癌双侧切除术,但她放弃休息,主动请缨到重症病房工作……

战疫 生死时速忙救治

2月11日晚10时许,重庆市首例新冠肺炎孕产妇剖宫产手术在三峡医院紧张进行。主刀医生、三峡医院产科主治医师向绍建带着7名医护人员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4名科室负责人严阵以待,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

23时46分,孕妇顺利分娩,诞下一女婴,大家都叫她安安,意寓平安。两小时后,28岁的采样小组护士麻国星对安安进行首次咽拭子采样。安安刚诞生,口腔、咽喉都很小,粘液少,采样三次才成功。

“我们24小时待命负责核酸检测标本的采集。”采样小组负责人余海燕带着一群80后、90后姑娘,每天来回穿梭在数十个房间,最多一天采集了110多份咽拭子标本。

采集标本时,需要被采样者摘掉口罩,张大嘴巴,暴露出扁桃体和咽喉壁,这时病人呼出的气溶胶和喷溅出的飞沫携带大量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而棉签伸入咽咙深处留取样本时,很容易引发患者咳嗽甚至喷溅。

“不穿防护服危险,穿上又很笨重。”余海燕介绍,她们必须电影防护全副武装,“这种全防护型的面罩过滤效果接近100%,但重达1斤,戴久了头痛,只能咬牙坚持。”

2月16日傍晚,危重患者李明病情恶化,随时有生命危险。市区两级专家会诊后拍板——上ECMO(俗称“人工肺”)!

渝东北没有ECMO,重医附二院支持;缺安装专家,西南医院专家火速支援;三峡医院这边,医护人员提前准备医疗器械和急救药物;专家们跟踪患者病情,随时实施抢救……

2月17日凌晨1点30分,20余位专家、医护人员集结到位。

万籁俱寂的深夜,李明所在的病房却灯火通明。随着一根食指粗的管子放到患者心脏入口,ECMO成功安装!12小时生死争夺战,让李明病情得到明显改善。

“如果我们一松劲,病人就可能永远睡过去了。”市级医疗救治专家顾问组副组长、重医附一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郭述良说。

自重症肺炎应急病区组建那一天起,医护人员就一边救治患者,一边总结新冠肺炎救治的方案。郭述良提出了“四类分管”措施,三峡医院集中力量救治确诊病例,万州区人民医院负责无症状感染患者和疑似病例的医疗救治,重庆三峡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承担发热症状患者集中观察任务。与此同时,他又把渝东北片区救治形势分成“四个圈”,最里面的是危重型救治圈、重型救治圈,中间是普通型救治圈,最外面是院外区县圈,每个圈由相关专家和医护人员分头负责。

这些宝贵的经验,对全市乃至全国救治新冠肺炎患者,都提供了参考。

奉献 舍小家撑起大爱

3月11日,三峡医院最后一位新冠肺炎患者谭军治愈出院。

“为了这一刻,很多医护人员与家人分别了51天。”三峡医院院长张先祥说,51天来,他们中有的持续战斗,有的轮休后又上岗,“他们牵挂着家人,家人也挂念着他们,但他们一直在战斗。”

崔勇家中有80多岁的老母亲,妻子患哮喘多年。“你进了病房我怎么办?”离家那天,妻子问他。崔勇一时无语,默默地把同事刘超、周歧龙的电话留给妻子,叮嘱有事找他们。

向江琳是三峡医院御安分院副院长、三峡医院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如果没有这场疫情,她除夕和正月初一值班后,一家三口将回老家看望母亲,然后去成都游玩。

向江琳的母亲79岁了,住在云阳县城,患有冠心病、高血压。但这个春节,向江琳连电话都没敢给母亲打一个,“就是怕她担心我引发疾病。”

2米,这是护士廖乐和女儿之间最近的距离——2月21日下午4点,廖乐终于与分别了20多天的女儿见面了。不过,两条隔离带阻止了母女俩的拥抱,她们只能戴着口罩、站在相距约2米远的地方相见。

“瑶瑶!瑶瑶……”廖乐一边喊着女儿的小名,一边挥着手,让女儿再朝前走两步。瑶瑶没有动,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不远处的妈妈,有些胆怯、陌生。廖乐急了,声音有些哽咽,“你不是想妈妈吗?”

慢慢地,瑶瑶终于碎步向妈妈跑过来,递上手中的“惊喜”。廖乐低头,打开女儿亲手制作的贺卡:封面是彩色纸条粘成的一束鲜花,里面是稚嫩的笔迹——“妈妈辛苦了,祝您工作顺利,妈妈加油!”落款日期,竟然是2月2日。

短暂的见面后,廖乐与同事们一道,继续投身战斗。与此同时,市级医疗救治专家顾问组的专家们也在三峡医院抗疫一线足足坚持了51天。

没有人生来就勇敢,只是因为责任与担当。

51天救治52名危重症患者!市级医疗救治专家顾问组成员,以及在三峡医院新冠肺炎重症应急病区参与救治的共计300余名名一线医护人员,他们舍小家撑起大爱,逆行出征,为患者架起生命的桥梁,最终迎来了春暖花开。(文中确诊患者均为化名)

数说>>>

1 组织实施4批疫情防控应急科研攻关项目

安排财政资金近3000万元

全市100余家科研机构、2000余名专家团队参与

2 全市19个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累计选派1073名医务人员开展一线临床救治服务和指导,其中临床专家156名

3 组织开展“复工复产企业和公共场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规范研究”,研究编制完成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地方标准24项

4 编写完成10余万字的《新冠肺炎及其他传染病疫情防护技术指南》

5 市中医院研发的“藿朴透邪合剂”“麻杏解毒合剂”,4000余瓶合剂配送至4家集中救治医院和2家定点医疗机构使用,效果良好

6 我市研发的9款新冠病毒检测产品获得欧盟CE认证

相关产品在国内近20个省市以及意大利、西班牙、以色列、马来西亚、缅甸、泰国等多个国家广泛应用,完成超过100万人份的临床检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超车道 » 生死营救重症病区的51个日夜